一周观展指南上海莫兰迪展消暑台北草虫展迎夏

近日,上海各大博物馆和美术馆恢复开放,部分展馆已经相继迎来新展。上海博物馆受赠文物展、余德耀美术馆的“奈良美智”展,在初春开启后不久便暂时闭馆,盛夏重启再次吸引目光;而上海久事美术馆“莫兰迪”展、UCCA Edge的德国艺术家托马斯·迪曼德个展等一波新展也备受瞩目。

在海外,德国卡塞尔文献展、柏林双年展等艺术展会,诉说着未来艺术的某种趋势。

本期“一周观展指南”邀读者朋友走进场馆体验展览。疫情期间,观展前请查询好场馆的预约及入场防疫要求。

展览汇聚195件/组受赠文物,包括王南屏、房淑嫣捐赠的北宋王安石《行书楞严经旨要卷》,何鸿章捐赠的春秋晚期吴王夫差盉,翁万戈捐赠的明代沈周《临戴文进谢安东山图轴》等。展览是上博继去年举办“鼎盛千秋”和“高山景行”之后的又一受赠文物大展,亦是今年上海博物馆七十周年馆庆的精彩篇章。

将展出莫兰迪画作线件素描作品,横跨莫兰迪近50年创作生涯。展出作品分别来源于莫兰迪家乡的博洛尼亚莫兰迪博物馆、位于首都的罗马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举世闻名的乔瓦纳迪私人收藏以及IMAGO Gallery。

芳菲无尽——中华艺术宫(上海美术馆)馆藏作品展&魔都散记——主题创作中的城市形象

“芳菲无尽”遴选吴冠中、林风眠、赵无极、朱德群等48幅名家作品,为观众呈现色彩斑斓的田野花卉与旖旎风光,呈现朝气蓬勃的景象。“魔都散记”精选反映上海都市形象的主题创作成果,彰显国际大都市建设的新成就。

展览通过70余件重要绘画、雕塑、陶瓷、装置,700余幅大量未曾展出手稿,回顾奈良美智跨越37年的多产艺术生涯。此次展览不仅是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在中国大陆的首次个展,也是他在世界范围内首次大规模回顾巡展。

展出于1906年问世以来创作的逾300件高级珠宝、腕表和珍贵物件,令这一高级珠宝世家的百年风华延绵至上海。

展览以9个单元600余件展品,全面系统地介绍了设计活动家长冈贤明独特鲜明的设计思考与多领域实践,不仅囊括“长效设计”在日本的丰硕成果,还特别甄选呈现了10位中国设计师与品牌各具特色的长效设计探索。

“水之域”以人类生活核心——水作为主题,呈现来自法国凯布朗利博物馆和弗朗索瓦·施耐德基金会百余件馆藏展品,从水的景观制造、水的日常生活、液体想象、神圣领地、水的地理过渡五个方面进行独特对话。

展览通过艺术家职业生涯创作的摄影、电影、墙纸等70余件作品,对其融合雕塑与摄影,探讨历史、图像与建筑形态交界的艺术实践进行系统梳理。

展览汇集了超过160件蓬皮杜中心馆藏力作,以18个展览章节带领观众深入20世纪初至近年全球化背景下艺术先锋运动的腹地,以“物”触碰历史时代脉搏,沉入聆听艺术背后的声音。

展览的200多件作品和档案文献贯穿袁运生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的创作,时间跨度长达70年。展览以“公共壁画”“云南写生”“传统复刻”和“重返敦煌”四个主单元重现了袁运生对20世纪后半叶中国艺术变革的巨大贡献。

展出2017年以来收藏的杜荣坤、韩行、方伟、甘莹莹、高文谦、郭盈光、李晓巧、刘冠南、刘伟、路路、罗凯、吕红迪、秦晔璇、石苗苗、宋昱霖、杨扬、赵儒楠共17位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作品形式涵盖了影像、装置、绘画、互动游戏等,展示出青年艺术家特有的敏锐和创造力。

这是现年73岁的法国国宝级艺术家在中国大陆的首个美术馆级大展。展览回顾其开创性的艺术实践,以其标志性的挪用艺术探索绘画与雕塑、表现与抽象、生活与艺术之间关系的同时,通过“场景构建”理念为观众打造颠覆即有观展体验的奇思妙想世界。

展览以金宇澄和陆元敏的作品,展现上海在不同时期的城市风貌,重温旧时故事。无论是金宇澄《繁花》中令人熟悉的街头巷尾,还是陆元敏《苏州河》中旧时的景观,都是海派文化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历史上发源于安纳托利亚山区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经的区域被称为两河流域,古希腊人称其为“美索不达米亚”,意为“两河之间的土地”。展览展出196件/组来自叙利亚的精美文物,描绘了一幅漫长的历史文化图景,同时也展示了中叙间文化的友好交流。

展览由三个单元构成,遴选明清肖像画佳作五十余件(套),题材涵盖王室、名臣、名士、文会、闺阁、女容等多个方面,对于画作功能意义的阐释系统、多元、深入。包括《康熙书房坐像》《杜甫采药图》《追欢得禄图》。

展览共汇聚馆藏齐白石、于非闇、王雪涛的花鸟画精品70余件,以花鸟画为切入点,从艺术传承的角度出发,将三位不同类型的花鸟画家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研究,并从“溯师承”“法古人”“师造化”“言心迹”四个维度,分析探寻近现代花鸟画家开辟时代“新境”的根本原因,为广大观众展现出近现代花鸟画的主流形态与经典佳作。

今年是中国国家博物馆创建110周年,国博考古已走过百余年春秋。展览以“初期草创”“筚路蓝缕”“与时俱进”“时代新章”四部分,用240余件考古出土文物,展示百余年来国博考古的丰硕成果。

展览呈现超过100件(套)展品,包含北大考古历年发掘文物标本、发掘报告、照片及文献档案等。展览设置内外两条展线,内圈展线为学院大事记,外圈展线介绍北大参与的重要考古工作、对学科理论方法发展的贡献。

展出20余件来自四川宋瓷博物馆金鱼村窖藏出土的南宋龙泉青瓷,包括南宋龙泉青瓷琮式瓶、南宋龙泉青瓷净水钵、南宋龙泉青瓷贯耳瓶等。这也是继2021年后,浙博推出的第二个以龙泉青瓷古今对比为题的系列展。

展览展出黄宾虹生前所藏古玺印一百二十九钮,与其手书释文印谱一一对照陈列,并辅以其印学、古文字学手稿及书画作品四十余件。意在透过黄宾虹的收藏,探寻其鉴藏观、艺术观、价值观,从而追寻黄宾虹艺术创作与收藏之间的相互作用及其潜藏的精神追求。

展览系“潮起钱塘”城市文化系列的首展,展出藏品共计63套/件,包括信札、图卷、善本、铜器、丝织品、陶瓷、家具等诸多门类。据悉,展览分为“钱塘江上人”“兴复旧湖山”和“遗泽满杭城”三个单元,着重展现十九世纪后期以丁丙为代表的杭州士绅,在实业、教育、文化、慈善、城市等诸多领域的建设与变革,为中国现代化提供了一种可资参考的“杭州模式”。

展览聚焦于苏俄至苏联时期的设计创新,是中国国内第一次大规模展出该时期完整的设计历史,旨在探讨该时期的设计为构建全新生活世界所实施的先锋实验及其取得的成就,溯源设计和艺术领域的内生动力和创造力。展览所呈现的作品类型涵盖该主题相关的戏剧、建筑、手工艺,以及产品、平面、服装、交通等大部分现代设计门类。

展览展出来自山西博物院的231件(套)精品文物,通过“河汾骄子”“争霸春秋”“余烈三晋”三个单元,集中展示从“桐叶封弟”到“三家分晋”,晋国六百年伟业。

展览汇聚了亚欧大陆上各个文明的代表性文物共计190余套(件),文物藏品来自叙利亚、阿富汗、伊朗、土耳其、意大利等国;这些来自异域的古代文物,呈现出地中海区域、亚洲西和中部文明形成与发展中的点滴特点,带领观众从不同角度感受亚欧大陆各文化的特点以及文物的精美之处。

展览以“面孔”作为各单元的阐释核心,分别展示了宫廷内诸侯甘食美服、沙场上将士执锐披坚、市井间百姓作巧成器、神仙世界里海兽山灵栖居的汉代社会生活图景。同时,展览从“汉承秦制”开始,又铺设了汉朝在对秦朝制度扬弃的基础上,安内攘外、树威立信,从而使各阶层最终达成“天下惟宁”一致诉求的叙事线条。

展览寻找到有史记载的10位“董氏”,从隋代董美人,到明末董小苑,包括金银器、瓷器、碑帖、古籍、书法、绘画等不同门类共70余件(套),呈现古代仕女的日常与生活之美,通过一件件文物讲述董氏女性的婚姻与生活、才艺与形象、情怀与理想,并以此为窗口,探寻中国古代女性的共同特质。

展览汇集了扬州博物馆馆藏仕女画精品65件(套),时间跨度从清代初期至近现代。所展画作形式多样题材丰富,部分取材于现实生活,或为庭园弈棋,或为竹林抚琴,或为红袖添香;部分源于神话传说,或为麻姑献寿,或为钟馗嫁妹……无不神情毕肖,风格秀逸,尽显古代仕女闲逸的生活百态和丰富的内心世界。

本次展览展品共计230余件(组),其分别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龙门石窟研究院、洛阳博物馆、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以及偃师商城博物馆等。展品均为洛阳地区唐代遗存的考古发掘和征集,其中一级文物丰富,不少还是首次展出。

展览精心遴选了20家文博单位的近80件(套)展品,涵盖了王铎的早、中、晚三个时期代表性的书法作品和传世拓本,以及交友同道的部分作品,荟萃一堂,按“法古摹圣”“探径寻己”“达观立帜”“文友书作”四个部分展示,不仅反映了特定的时代风格和审美取向,更展现出书法家执着的艺术追求和鲜明的主体精神。

展览分四个单元:第一单元表达古代女性对家庭的贡献,第二单元展现古代女性社会价值的实现,第三单元传达女性精神力量对世人的影响,第四单元诠释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集中阐述古代女性所扮演的多重社会角色及其自身修养、家国意识,展现明清人物画中的文学与女性形象。

在西安碑林博物馆的众多石刻收藏品中,石刻线画独具特色,在艺术学、图像学、历史学、民俗学和宗教学等多个领域均具有极高价值。然而,长期以来这批石刻线画没有被公众所熟知。此次展览立足馆藏,从中精选出明清时期石刻线件(组),为观众呈现出陕西地区明清时期民间信仰的流变轨迹。

陕西考古博物馆展示内容涉及考古项目138个,囊括石峁遗址、杨官寨遗址、芦山峁遗址、梁代村遗址等这些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考古发掘项目;展出的4218组文物中,九层以上文物是首次与观众见面。其中备受瞩目的是全国首例考古发掘出土的颜线年在咸阳发掘出的上官婉儿墓志均为首次面向公众展出。

展览精选的270余件汉代文物,以徐州地区多座汉代诸侯王墓出土文物为主,同时辅以山西地区代王陵及相关汉墓出土文物,从多角度解读汉代诸侯国的历史风貌,为公众了解汉代文化提供新的视角。

展览分为“质朴奔放的青铜世界”“意趣天成的青铜艺术”“多元一体的文明传承”等三个单元,分别展示了兵器、生产工具、生活用具、装饰品和车马器,鄂尔多斯式青铜器的艺术风格和制作技艺,鄂尔多斯式青铜器在中华文明的形成和演进探究。

展览共展出来自河北多家文博单位和南越王博物院院藏的定窑各时期瓷器、窑具、标本294件/套,其中一级文物22件/套。结合精美文物,分为“誉出定州”“尘外千年”“贡纳宫廷”“雅事几何”“天下大白”和“千年之约”六个主题,通过定窑的历史、装饰、工艺、文化、交流等内容,集中呈现各时期定窑产品面貌、文化内涵及当代定瓷的发展情况。

“花鸟篇”为该系列展的终篇。展览以“梳理藏品、挖掘藏品,精选一批不常展出、不为观众熟知的院藏佳作进行展出”为基调,从院藏历代花鸟画中挑选了40余件号(实物展品125件)举办此次展览,展出作品包括观众们较为熟悉的元代佚名《金盆浴鸽图》、明代陈淳《花觚牡丹图》、清代朱耷《杂画册》等。

“河流脉搏”项目汇聚了不同文化背景的创作和研究者,其中不乏对人、商品、劳动力、动物、语言、认同等流动的亲身实践者,也不乏对这些流动所处的自然环境和文化场域的长期关注者。他们既处于内部,又站在外部,跃于层层边界之间,呈现各自对河流沿岸的观察和省思。

展览展出长江流域富有地方文化特色的百余件文物,其中半数以上为一级文物,系统展示长江流域青铜文明的历史光辉和璀璨成就。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于2022年7月2日正式对外开放,首期推出7个专题展览,共呈现超过700件来自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珍贵文物,涵盖绘画、法书、青铜器、陶瓷、金银器、玉器、漆器、雕塑、图书典籍等25个门类,时间跨度长达5000年。

其中,“国之瑰宝:故宫博物院藏晋唐宋元书画”展汇集35件晋、唐、宋、元书画经典名作,是近15年来北京故宫博物馆所藏古代书画瑰宝最大规模的出境展览。由于这批作品年代久远,对光照、温湿度十分敏感,因此将分为三期展出。

展览概分“梵䇲”“经折”两单元,前者从“写在树叶上的书”说起,选展缅甸贝叶经等,述说“梵䇲”源起。后者以“手卷”书籍,搭配最早“经折”装汉文大藏经——“崇宁藏”(12世纪初),对比、阐述其演进后,再展示儒、释、道等各种经典,呈现其庄严慎重、朴实古雅的特有风格。

聚焦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的艺术史上的名品,所展文物皆为备受喜爱的人气国宝,如台北故宫的镇院之宝清翠玉白菜、被认为是唐玄宗传世唯一墨迹的《鹡鸰颂》、西周晚期的青铜器鄂侯簋、宋《苏氏一门书法册》等。

此次展览共分四个单元,“焦点展件”全面分析经典织品的特色,进一步诠释它的文化意涵;“认识织品”从纤维材料、织染技法、装饰纹样、服饰剪裁等方面解构织品染织工艺,让织品赏析更浅显易懂;“区域风情”介绍包括西亚、东亚、东南亚、南亚等各地精湛的织品服饰,期待能体验不同地域风格的文化橱窗;“婚庆盛装”透过亚洲各地结婚礼服的展示,理解服饰背后的礼俗文化,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祝愿。

展览以历代草虫画为主体,希望观众能找出画家捕捉到的这些小小生物,认识它们真实的身份,并了解与草虫有关的故事与背后潜藏的意涵。

挪威新国家博物馆由挪威国家美术馆、建筑博物馆、装饰艺术与设计博物馆和当代艺术博物馆所组成,耗资约5亿英镑,可供超过 6500 件藏品展出。随着老国家美术馆于2019年关闭,挪威的许多艺术珍品如世界名作《呐喊》等已经远离公众视野好几年了,新国家博物馆为爱德华·蒙克专门设立“蒙克厅”,陈列包括《呐喊》在内的18件蒙克核心作品。

展览以出生于英国的墨西哥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利奥诺拉·卡林顿的短篇故事《梦想之乳》为题,探讨后人类、变形、生态等议题,而展览本身也如同一场超现实主义在这个时代的复兴。

本届双年展主题展有来自 58 个国家的213位艺术家参展,以及81个国家参展。据悉,这一届双年展的参展艺术家数量将是2005年以来最多的一次,相比上一届的人数翻了一倍。同时,本届双年展创下了女性艺术家参展人数之最,超过80%的参展艺术家为女性。

“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掩盖了其他艺术家的辉煌,多纳泰罗(Donatello,1386-1466)便是其中之一。展览从材料、技术和流派等方面讨论多纳泰罗的艺术成就,柏林国家博物馆、伦敦V&A、纽约大都会、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巴黎卢浮宫、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乌菲兹美术馆等机构提供了借展,部分展品600年来首次移动。

展出大约15幅罕见于法国的葡萄牙绘画,呈现出艺术史上鲜少被提及的这一片段。葡萄牙文艺复兴结合了弗拉芒风格与本土的民族传统,融合敏锐甚而幽默的观察和叙事,发展出自己独特的风格。

公元前8世纪,古努比亚人在首都纳帕塔附近建立起一个王国。约公元前730年,库什国王皮耶征服埃及,创立了古埃及第二十五王朝。这个庞大的古王国位于现苏丹的北部。本展通过展示卢浮宫博物馆考古队在苏丹的发现,凸显这一古王国在古埃及历史中的重要作用。卢浮宫在穆韦斯遗址的考古研究历时十年,如今考古地点北移30公里,在离麦罗埃金字塔群不远的哈萨继续进行。

今年是古埃及文字破译二百周年,展览展示商博良的研究方法和迷人的埃及文明,正是商博良破译了古埃及俗体文字及象形文字的含义,为沉默的文明赋予生命。

展览囊括绘画、摄影、建筑、设计、文学与音乐等不同方面,从桑特的摄影作品《20世纪的人》,到奥托·迪克斯的肖像画系列,描绘了一幕20世纪的群像,也与经历着各种变化的当下世界产生了共鸣。

展览由印尼艺术家小组ruangrupa策展,他们从印尼农村的“米仓”中获得灵感,形成策展概念,将文献展作为“来自和用于”卡塞尔城市的集体资源,支持当地的艺术实践。

第12届柏林双年展主题为“仍然存在!”,由法国-阿尔及利亚籍跨学科艺术家卡德尔·阿提亚担任策展人,就“全球资本主义在生产上疯狂且破坏性的竞赛”这一主题展开讨论。展览涉及的其他主题包括全球变暖、去殖民主义以及人类在其中的作用等。然而,支撑本届柏林双年展的既不是过去,也不是口语化的未来,而是以不同方式指向了现实世界。

2022年是德国考古学家、特洛伊古城的发现者海因里希·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诞生二百周年。此次展览展出约700件展品,除了蔚为壮观的考古挖掘发现,还包括许多国际借展展品,将集中展示施利曼从未被揭露的一面,以及他在从事考古之前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展览还利用当前研究成果,批判性地审视施利曼所处时代的考古方法。

展览展出89件作品,其中82件来自世界各地艺术机构和私人藏家的借展,通过不同时期作品的比较与延续,可见蒙德里安艺术的变化。

展览以两者作品配对展出的形式,追溯了格列柯对毕加索的影响,凸显“老大师”对现代主义者恩惠终生。

本届大地艺术祭中,有逝世的克里斯蒂安的《森の精》,有自第一届起就参与的俄罗斯艺术家卡巴科夫夫妇新作《牵手之塔》,也有乌克兰艺术家詹娜·卡德罗娃渴望日常与和平的“石头面包”;而日本本土艺术家们的作品则体现出了在地文化和对日常工具的利用。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为庆祝其重新开馆,与德国埃森弗柯望博物馆(Museum Folkwang, Essen)合作推出本次展览,围绕“自然与人的对话”,汇集两馆从德国浪漫主义到印象派、后印象派再至20世纪现代艺术的逾100件藏品,追溯西方近代以来对自然的感知及艺术表现形式的变迁。

为纪念泉屋博古馆东京分馆重新开放,本次展览通过一批西方现代绘画和日本西洋画藏品,回顾住友家族的西洋画收藏轨迹,同时以“光”与“影”为线索,探究西方现代绘画发展历程。部分作品为首次公开展出。

从1880年代到1909年,展览跨越几十年,仅展出了18件蒙克的作品,但每一件都是充满活力和戏剧悲剧的杰作。展出作品包括《早晨》(1884)、《夏日之夜》(1889)、《卡尔·约翰之夜》(1892 )、《忧郁》(1894-1896 )、《临终前》(1895)等,可见蒙克艺术的发展脉络。

加州诺顿西蒙博物馆的毕加索作品《拿着一本书的女人》 (1932) 首次与其灵感来源安格尔画作《莫伊西尔夫人》并列展出。毕加索于1921年在巴黎的展览中第一次遇到了神秘的《莫伊西尔夫人》,并被深深迷住。 接下来的十年里,毕加索在自己的艺术作品中反复向安格尔致敬。

展览以“女性力量”为主题,汇集来自全球六大洲的古代绘画、雕塑、祭祀用品及现当代艺术品,聚焦过去5000年来人类崇拜敬畏的女性神祇和恶魔,以跨文化视角审视女性在塑造人类对世界认知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

这是首个探索拉斐尔完整职业生涯的展览之一,展览云集了英国国家美术馆和法国卢浮宫、华盛顿国家美术馆、意大利普拉多博物馆、乌菲齐博物馆、梵蒂冈博物馆等机构的藏品,让人一睹拉斐尔技艺、创造力和独创性。

今年是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及其团队发现图坦卡蒙墓100周年。不同于过去相关展览多侧重图坦卡蒙和霍华德·卡特,此次展览特别关注到卡特之外团队其他成员的贡献,尤其是那些帮助发现图坦卡蒙陵墓的无名埃及工人。

展览跨越古今,从一件古希腊花瓶开启,汇集了波提切利、罗塞蒂、大卫·霍克尼、布尔乔亚、辛迪·雪曼等艺术家的50多件作品,揭示艺术家如何以一个传统的主题,诠释不同时代和文化中的女性。

展览将绘画艺术与气象学、博物学等学科关联,探索18世纪艺术家如何在露天写生中捕捉光线和戏剧气氛,引导观众一同寻求和揭示风景背后的科学。

展览是一场跨越500多年的对话,并试图探讨霍克尼对于透视与投影描绘器等技术的想法和理论。

在英国传统绘画中,风景画是庚斯博罗、康斯太勃尔或特纳等艺术家提供的乡村背景图像。而随着时代发展,艺术家们开始利用对乡村环境的表达来抗衡土地的使用与滥用,以及歧视等问题。展览从传统风景画,再到摄影、装置作品等,这一展览以景观为切入点,捕捉了艺术家们的叛逆精神。

展览展出来自英国沃本修道院及格林威治皇家博物馆馆藏的绘画、版画、照片等,以此呈现意大利画家卡纳莱托对18世纪的威尼斯城市景观,并反映了当下的威尼斯所面临的社会和环境挑战。在策展人看来,在卡纳莱托笔下,威尼斯几乎被打造成了一座戏剧之城,以大运河为舞台,以建筑为幕布。

毕翠克丝·波特是20世纪最受欢迎的儿童小说作家之一,其笔下的比得兔更是家喻户晓。展览将分四个篇章,展示超过240件与毕翠克丝·波特有关的个人物品,包括难得一见的信件、手稿、草图、密码日记、家庭照片、商业产品和个人手工艺品。展览将展现她与生俱来的讲故事的天赋、她的商业头脑和她对自然界科学研究的迷恋,以及她对养羊和保护自然的热情。

这是 V&A 博物馆首次举办大型男装艺术专题展,汇集约100套时尚造型和100件艺术作品。展览通过当代知名时装设计师作品与历史服饰,配合古典雕塑、文艺复兴时期绘画、照片、影像和表演,探索过去数百年来设计师、裁缝师和艺术家如何构筑和表现男性魅力。

展览探索了500年来人们对于解剖科学的追求,也展示了与之相关的艺术、历史。其中包括达·芬奇的素描,与贩卖尸体者威廉·伯克的骨骼——一个为科学而杀人的人,最终自己成为了科学标本。

展览汇聚艺术家的百余幅绘画。这些作品大约创作于艺术家家乡巴黎来到纽约后的头十年,之后她转向雕塑创作。布尔乔亚的这批绘画不仅阐明了其日后雕塑的一些主题,对于纽约的绘画史而言也是有力的补充。

特展共呈现自11世纪至21世纪1000年间的120余件书画器物珍品,探索中国文人如何用艺术表达自我的内心世界。“隐逸”还是“交游”?展览试着探讨这个抉择,反映人们寻求避世或与他人沟通的原因和方式。

这是一个小型而诗意、富有多面性的展览,探讨了水在美洲原住民生活中所充当的材料以及扮演的象征性角色。展览由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美洲艺术副策展人帕特里夏·马罗金·诺比(Patricia Marroquin Norby)组织,结合了馆内永久收藏中的传统文物与借展的当代作品,其中有些由非原住民艺术家所作。

展览通过80幅油画、40幅水彩和素描,以及两本完整的速写本探索塞尚的跨媒介及跨流派艺术实践。除了静物、肖像题材、印象派风景画、圣维克多山、“沐浴者”系列等塞尚标志性绘画主题外,展览还展出了鲜为人知的早期寓言画。这些作品结合艺术家的调色板、构图解构等最先进的技术分析,解读塞尚如何构思并让图像一步步走向人眼的真实。

展览将《红色工作室》中所出现作品中的六幅现存的绘画、三件雕塑和一件陶瓷作品汇聚一堂,在展览中呈现——在马蒂斯绘制《红色工作室》时,它们就在马蒂斯的工作室里。据悉这是时隔一百多年后,这些作品的首次重聚。

展览共遴选约90件油画、雕塑和纸上作品,呈现莫奈、库尔贝、莫里索、马蒂斯、毕加索、康定斯基等人的艺术风格与技巧,聚焦19至20世纪欧洲社会变迁下的艺术发展。

1950年代中期欧姬芙专注于摄影之时,她的创作身份和独特的艺术性已经确立,摄影展示了艺术家对自然循环和变化的持续迷恋,展览则是向欧姬芙视觉隐喻的迷恋和致敬。

这是该馆历史上的第二个非洲艺术家回顾展。斯威尼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贝德字母表”,他将书写与绘画相结合,在展现西非传统与本土生活的同时,试图与整个世界展开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