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e

联合国(UN)在10月16日举行年度“世界粮食日”(World Food Day)庆祝活动,提醒人们关注全球还有8.54亿营养不良人口。联合国警告,“还有太多人在挨饿”。而这一警告似乎比以往更为焦虑。

随着小麦、玉米和大米等主食需求日益上升,推动粮食价格上涨,为挨饿人口寻找粮食正成为一项日益艰巨的任务。这导致所有国家(无论富国还是穷国)都在竞相争夺粮食供应。

对于那些已经在与政治动荡、干旱或战争相抗争的国家而言,粮食安全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但自20世纪70年代初发生全球粮食短缺以来,这是较为稳定的国家首次也在为粮食安全感到担忧。英国商业农民团体(Commercial Farmers Group)主席亨利?费尔(Henry Fell)表示:“全球局势正在传递这样的信号:我们正在走出粮食供应丰富期,进入一个粮食供应更为短缺的时期。”

随着农业大宗商品价格达到创纪录高位,食品生产商们也相继抬高价格。法国奶制品集团达能(Danone)本月就表示将提价10%,成为最新一家反映成本上升严峻态势的公司。随着这种现象的出现,世界各国开始质疑它们能否养活自己。

小麦和牛奶价格已飙升至历史新高,而玉米和大豆的价格也维持在20世纪90年代平均水平之上。大米和咖啡的价格跃升至10年高点,某些国家的肉类价格最近上涨了50%。

“世界正在逐渐丧失以往用来抵御(市场)严重动荡的缓冲器,”联合国粮农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sation)粮食贸易司司长阿普杜勒礼萨?阿巴斯安(Abdolreza Abbassian)表示。“现在有一种恐慌的苗头。”

有些粮食价格上涨是由于暂时性问题或动植物疫情所致,如澳大利亚的干旱和中国的猪蓝耳病。但随着中国和印度日益富裕的人口需要更多的蛋白质,亚洲存在更为持久的需求增长;生物燃料业也一样。这些进展将在中期内对价格起到支撑作用。到2010年,生物燃料业将有望消耗美国玉米产量的30%左右。

世界粮农组织估计,在下一个10年内,那些结构性新趋势将会把农业大宗商品价格从过去10年的平均水平向上推升20%至50%。

对于那些粮食在总进口中占较大比例的经济体而言,这是个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粮价的上升伤害了贝宁和尼日尔等非洲较贫穷国家的利益,同时也伤害了从孟加拉到中国自身等众多亚洲国家以及中东部分国家的利益。

这些难题非常复杂,因为在消费者总支出中,粮食的重要性与收入水平负相关(见图)。例如,IMF称,根据经济学家的计算,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消费篮子”中,粮食比例占60%以上,在中国为30%,而在美国仅为10%。

对于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阿根廷和等出口粮食和其它大宗商品的国家而言,价格上涨在宏观经济层面十分有利可图,对于参与其中的企业和农民也很有利。但那里的消费者却要遭殃。意大利所需硬小麦的一半左右需要进口,因而在今年夏天,人们就走上街头,抗议意大利面、面包和牛奶涨价。

因此,有些粮食出口国已开始限制出口数量,推迟出口销售,或对某些农产品征收限制性出口关税,以保证当地市场供应,避免粮食价格上涨带来政治影响。

俄罗斯即将在12月份举行国家杜马(议会下院)选举。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曾表示,他“很担心物价上涨,尤其是食品价格上涨”,而俄罗斯政府已引入了小麦和大麦出口税,并正在探讨进一步提高关税。同时,在俄罗斯政府的压力下,俄罗斯食品零售商已同意冻结某些基本食品的价格,帮助抑制通货膨胀。

同时,粮食进口国已开始设法提高国内产量,或者设立紧急储备,作为抵御粮价大幅上涨或粮食短缺的缓冲器。例如,巴基斯坦计划进口比往常更多的小麦,以保证有足够的粮食满足本国人民的需求。印度也购买了高于必要水平的粮食,以建立自己的储备。

欧盟(EU)已经暂停“休耕补助”(set-aside)规定:即禁止农民在其10%的土地上种植谷物。制定这些规定是为了防止生产过剩,但欧盟委员会现在担心会出现谷物供应不足。然而,在美国,农业部(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却反对过早允许从保护与储备计划(Conservation Reserve Program)中释放土地。这个计划类似欧盟的休耕补助规定:向农民提供补助,要求其不在其耕地上进行农业种植。

分析师和交易员们表示,在2008种植季,农民可能放弃种植棉花,转而种植更多的小麦,并减少种植玉米、大麦和大豆。这意味着虽然小麦价格可能会在明年下降,但棉花、玉米等农作物的价格可能会由于供应减少而跃升。

国家财政也可能受到影响,因为大量进口粮食的国家已开始提高其支付给粮食生产者的补贴,以弥补较高的成本,并取消进口关税。华盛顿智库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 (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补贴问题专家阿赫塔?艾哈迈德(Akhter Ahmed)表示,国际农产品价格与粮食进口国的补贴成本直接相关。他警告称:“最近的价格上涨将耗尽政府预算。”

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低收入“粮食赤字”国明年将花费280亿美元用于进口谷物,较2002年增加了一倍。该组织在其最近发布的《粮食前景与食品局势》(Crop Prospects and Food Situation)报告中表示:“出口价格上涨加上运费飙升,正在推高发展中国家面包和其它基本食品的价格,导致部分地区出现了社会动荡。”

埃及政府曾于1977年提高面包价格,引发了“面包暴动”。埃及政府上月表示,鉴于目前全球小麦价格不断上涨,它将增加对面包制造商的补贴。

诚然,许多发展中国家目前降低补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的阿巴?奥丰(Abah Ofon)表示,对摩洛哥等大部分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上下的国家而言,小麦是人们的主要粮食,因此“现阶段取消补贴就等于政治自杀”。

在中国,政府正在加大对农民的补贴,以增加农业产量。由于去年中国的猪肉和牛奶价格大幅上升,这两个领域获得的补贴力度尤其大。中国政府还计划增加对城市低收入居民和学生的伙食补贴,并削减了大豆的进口关税,以压低价格。

大宗商品分析师认为,目前价格上涨的部分原因在于美国和欧洲。他们表示,最近数十年来,美国和欧洲政府对农产品实行的大力补贴,已经令许多其它国家在农业方面的投资无利可图,因为它们发现难以与欧美展开竞争。

高盛(Goldman Sachs)大宗商品研究主管杰弗里?柯里(Jeffrey Currie)表示,由于全球农产品供应远远落后于需求,美国和欧洲以外相对较低的农业投资正反过来影响欧洲和美国消费者,其形式就是食品价格上涨。

世界主要的农产品出口国是欧盟(以法国、荷兰、德国和英国为首)和美国,巴西、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紧随其后。

IMF 补充表示,西方国家的生物燃料政策也是导致当前粮食问题的原因之一。该组织在最近一期《全球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中表示:“一个国家一手推广生物燃料、一手保护农民的政策,可能增加另一个国家(可能是较贫困国家)的食品进口支出,进一步增加了通胀上升或经济增长减缓的风险。”

该组织表示,如果美国和欧洲降低从巴西等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的生物燃料生产成本更低、效率更高而且对环境的危害更小)进口生物燃料的壁垒,上述影响将会有所缓解。

在不久的将来,随着之前粮食自给自足的国家开始增加粮食进口量,全球市场对农业原材料的需求有可能进一步上升,从而增加全球在吃饭问题上面临的挑战。世界银行(World Bank)经济学家唐?米歇尔(Don Mitchell)表示:“尽管中国和印度相对能够粮食自给,但一些经济学家怀疑,随着居民收入增长,这一局面是否能够持续。他们认为,中国和印度对进口的依赖度将大幅上升。”

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印度将进口更多小麦,而中国将增加粗粮进口,以便为牲畜饲养业提供饲料。预计这两个国家还将增加食品生产所需的油料进口,如棕榈油。世界银行预计,2000年至2030年,要想满足预期的全球需求,谷物产量需要增加近50%,肉类产量需要增加85%。

发达国家也不能幸免。英国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署(Department for Environment, Food and Rural Affairs)在去年12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承认,食品安全正在成为“令人担忧的问题”。

伦敦智库Chatham House的凯特?贝利(Kate Bailey)表示,由于全球贸易格局发生变化,英国的食品供应正在面临“巨大转变”。她补充道,政策制定者或许需要重新将食品视为一项“战略资产”—— 甚至在这个自工业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以来一直无法粮食自给自足的国家也是如此。

金融市场再次给我们当头一棒,并唤起了人们对股市跌速之快的痛苦记忆。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自10月9日创造纪录高点以来已经下跌了8%。

这次的下跌让我们对未来前景也产生了疑问。我们为遭受的损失坐立不安,尽管道琼斯指数与2002年的低点相比仍高出了79%。我们的信心正在消失,我们对风险变得愈发排斥。

确实如此,危险降临的时候,直觉告诉我们躲得越远越好。或许正是这种本能使我们的祖先得以生存下来,不过这却可能降低股票的回报率,因为减持股票有可能导致高昂的交易费用,而卖出则可能意味着错过从股市反弹中获利的机会。

波士顿资产管理公司Acadian Asset Management的泰瑞?伯恩汉姆(Terry Burnham)说,“在金融市场上,我们人类总是作出错误的选择。我们身上的某些部份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我们就是管不住自己。”

更糟糕的是,按照错误直觉做事情要容易得多。由于互联网简单便捷、便于人们隐姓埋名的特点,我们可以很快作出买卖决定,也听不到其他人的意见。而通常不足 10美元的手续费也令交易成本显得相当低廉。此外,由于许多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买卖基金的投资范围狭窄,基金投资者的行事越来越像行业投资者了。

实际上,Bogle Financial Markets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显示,在过去30年里,股票基金平均的持股时间已经从5.8年减少到了4.2年。专业投资机构的情况也与此类似:2006年,股票基金经理的持股时间只有短短的1.2年,相比之下,在1976年时这个数字是3年。

假设你在过去的30年里每年存款1万美元,且你每年的实际存款额会随着通货膨胀而逐步增加。你将这些积蓄的70%用于投资蓝筹股,其余30%用于投资中期政府债券。

总数差异十分明显。如果你从1928年开始存款,在随后的30年内会积攒150万美元,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合90万美元。而如果你从1970年开始存钱,那么将会攒下700万美元,扣除通胀因素合160万美元。

不过有一点十分有趣:这些财富中的大部份几乎都是在最后的10年间积攒下来的。法雷尔指出,平均来讲,在第一个十年结束后,你将积攒下总财富的8%,在第二个十年结束后是32%。

换句线年间积攒下来的。显而易见,坚持终有回报。法雷尔说,“一旦你达到了一定的投资规模,回报将相当可观。”

三十年似乎漫长,但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也不足为奇。如果你今年65岁,那么你可能要度过30年的退休生活。而且你的儿孙们或许会坚持你的投资信条,这样一来,你投资组合的时间跨度可能比你的寿命还要长。

不过这仍然没有解决如何安然度过市场动荡的问题。我的建议是:如果你认为市场失常,那么要避免暴露在最不安全的地方。如何做到这一点?选择在一个投资组合中包含股票型和债券型两类共同基金,这样一来你受股市波动的影响就相对小了。

(编者按:本文作者Jonathan Clements是《华尔街日报》个人理财专栏“Getting Going”的专栏作家)

“点将”已久的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司”)终于开始“招兵买马”。

“本公司面向全球招聘高级专业人才。本次招聘的主要对象为境外财务投资人员,所有职位工作地点在北京。”中司昨日开通一个招聘专用网站,公开面向全球招聘,网站首页以中英文显示。

据悉,中司面向全球招聘的岗位共24个,其中面向非校园和校园招聘的岗位分别为21个和3个,涉及投资、风险管控、项目评估和IT等领域。

与投资直接相关的岗位包括“欧洲市场投资岗”、“北美和日本市场投资岗”、“新兴市场投资岗”、“固定收益市场基础产品投资岗”及“固定收益市场结构性产品投资岗”,均要求应聘者具有境外学历和境外工作经验,相关工作经验最低年限7~10年。面向校园招聘的岗位为网络管理员、程序员和绩效考核岗。

中司9月29日正式挂牌,楼继伟出任中司董事长,高西庆担任总经理。中司设高管委员会等机构,管理委员会成员7人,由楼继伟、高西庆、张弘力、谢平、汪建熙、胡怀邦和杨庆蔚组成,负责对外投资决策及日常经营管理。

早在正式挂牌前,中司已于5月斥资30亿美元购入美国私人股权投资基金巨头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BX.NYSE)9.9%的无投票权股权;近日则出资1亿美元认购即将上市的中国中铁(601390.SH,。

财政部副部长李勇曾表示,中司的资金三分之一投资中央汇金公司、三分之一注资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三分之一投向全球金融市场。

一位外资银行人士表示,很多外资机构都非常关注中司的投资方式究竟是以自行投资为主还是以委托境外机构为主。若为后者,中司无疑将成为基金管理人的追逐对象。

贝恩投资顾问(中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晶生曾提出,中司可将部分外汇委托给优秀的境外基金,成为基金的有限合伙人。

有报道称,中司希望在未来的投资中不直接参与投资企业的管理,将选定一些外部的基金管理人对其资金进行管理。

此次招聘的不同市场投资管理人员的职责之一是选择外部管理人。当然,投资管理人员也需执行相关市场的股票投资战略,不排除直接操盘的可能。

津巴布韦经济正在经历一场噩梦,该国的年通货膨胀率高达8,000%,而且还在继续上升,老百姓连吃饭都成问题。

然而,就是在这种局面下,仍有投资者在津巴布韦投入数百万美元。根据联合国贸易及发展会议(UNCTAD)的最新数据,2005年津巴布韦的外国直接投资增至1.03亿美元,2003年时还只有400万美元。

这种情况该作何解释?一些投资者之所以出手是因为他们认为津巴布韦的经济已经恶化至点,这样的状况不可能再持续,而一旦噩梦以一种还算体面的方式过去,或是总统穆加贝(Robert Mugabe)下台,那么经济就有可能反弹。在他统治下的这数十年时间里,津巴布韦的经济可谓每况愈下。

进入津巴布韦的外国投资激增的事实也表明,为寻求丰厚回报,全球投资者宁愿不远万里而来。全球信用市场动荡已经波及到新兴经济体,并推升了这些地区一些高风险投资的回报水平。

同时,许多发达市场近年来投资回报相对低迷也是迫使投资者“背井 乡”的因素之一。

整个非洲大陆正在成为投资热点。随着大宗商品在国际市场行情看涨,全世界的许多投行都云集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和南非约翰内斯堡等大宗商品集散地。

其中,中国更是特别热衷于投资非洲,以前是石油、矿山等行业,现在则进一步扩展到金融业。就在10月份,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宣布将斥资55亿美元收购南非Standard Bank两成股份。

博茨瓦纳投行Imara Holdings的经理们今年遇到投资者询问津巴布韦的情况时大感意外。在他们看来,投资钻石资源丰富的博茨瓦纳或农业国乌干达等其他非洲国家会是更好的选择。

广告Imara Holdings南非子公司Imara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执行长大卫?埃利奥特(Dave Eliot)表示,他曾将津巴布韦列为“新兴市场”,不过,由于该国过去几年经济严重滑坡,现在其评级已经下调为“待开发市场”。

津巴布韦在由少数白人掌权时被称作“罗德西亚”,经过漫长的游击战争后,该国于1980年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作为***游击队领导人的穆加贝被选为总统。新生的津巴布韦凭藉其丰富的自然资源赢得了外国投资者的青睐。但穆加贝上台不到10年就开始变得腐化且偏执,他操纵选举并打压异己,将津巴布韦拖入经济衰退的泥潭。

但投资者对津巴布韦的兴趣并未因此减弱。Imara今年3月设立了一只面向津巴布韦的投资基金,原计划在年内吸引到1,000万美元资金,但短短数月就募集到1,100万美元,而且大部分是私人投资者。

该基金经理人约翰?莱格特(John Legat)称,估计津巴布韦大多数资产的售价只有其实际价值的15%-20%。Imara 10月份表示,该基金9月份较之前一个月上涨了35%。

Imara 公司投资的项目包括:津巴布韦快餐公司Innscor Africa Ltd.(该公司同时还兼营鳄鱼养殖);矿业巨头力拓(Rio Tinto)在津巴布韦的子公司Rio Tinto Zimbabwe Ltd.;以及Dawn Properties Ltd.,该公司在旅游业曾经兴盛一时的津巴布韦投资维多利亚瀑布附近地区的酒店项目。

泛非洲投资公司Lonrho PLC几年前从津巴布韦抽资,但现在又杀回来了。这个总部位于伦敦的公司成立了一只针对津巴布韦和周边国家的投资基金LonZim,计划筹资1.45亿美元。

津巴布韦虽然经济萧条,却是世界上黄金和铂金储量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因此那些习惯于在动荡的政治局势下进行运作的自然资源投资者也在密切关注着津巴布韦。

总部位于南非的Impala Platinum Holdings Ltd.在津巴布韦拥有两家矿业子公司,该公司宣布计划要扩大在津巴布韦的业务规模。而Anglo Platinum Ltd.正计划建一个月产12万吨的矿井;除此之外,该公司还有其他几个大项目。

尽管人们对在津巴布韦进行投资跃跃欲试,这里却仍是世界上风险最高的地区之一。该国政府最近对外资在当地企业的持股比例作了更严格的规定,要求在该国的外国公司至少有51%的股份由津巴布韦人持有。

目前还不清楚这项法案如何实施,甚至是否会实施。但这还是引起了一些观察人士的担忧,因为穆加贝过去就曾以类似手法推行过土地改革。从2000年开始,他允许没有土地的人在该国的商业农场(大部分由津巴布韦的白人所有)上肆意横行,把粮食生产搞得一团糟。

因为津巴布韦元严重贬值,所以在津巴布韦进行投资的挑战之一是要弄清楚各种东西到底值多少钱。

津巴布韦央行(Reserve Bank of Zimbabwe)将津巴布韦元兑美元汇率固定在3万比1的水平。问题是津巴布韦人并不相信这个汇率;如果他们相信的话,早就倾家荡产了。

还有一个应该是更准确的方法来估算1津巴布韦元到底值多少。这种方法被称为“Old Mutual引伸汇率”,可以让你对在津巴布韦做生意会遇到的障碍窥见一二。

“Old Mutual引伸汇率”利用Old Mutual的股价推断津巴布韦元的价值。这家英国投资公司的股票在伦敦、约翰内斯堡和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这三地的股市上都可以进行交易。Old Mutual的所有股票价值相同,因此可以通过比较该股在不同股市上的价格来推断津巴布韦元的市场价值。

根据“Old Mutual引伸汇率”可以得到,上周五实际汇率为1美元兑2,596,784津巴布韦元。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承受这样高的风险。Emerging Capital Partners是一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私人资本运营公司,该公司的所有投资项目都在非洲。公司董事总经理纳维德?博尼(Navaid Burney)说,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基金在津巴布韦仍未出手投资。

他说,这里感觉不像拉各斯。拉各斯是尼日利亚的商业枢纽,那里管理失控、犯罪成灾,但与哈拉雷相比却是个喧闹的繁荣之都。

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们一面竞相充实着自己的资金储备,一面又迫不及待地将其花个一干二净,因为他们对剩余黄金地块的争夺正呈加剧之势,而经济繁荣又推动中国城市的房地产价格一路飙升。就在中国政府采取措施限制银行向开发商提供贷款之际,房地产企业却通过发行债券以及在香港和上海上市融得了资金。

源源不断流入房地产业的资金引发了一轮行业整合,更有实力的开发商纷纷将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收入囊中。比如说,总部位于北京的SOHO中国有限公司(Soho China Ltd., 简称:SOHO中国)便从其最近刚刚融得的16.5亿美元中拿出3亿投向了北京的两处高端房地产业务,并顺道收购了这一行业内的两家企业──北京野力房地产开发公司(Beijing Yeli Real Properties Development Co.)和北京千禧房地产开发公司(Beijing Millennium Real Properties Development Co.)。

今年迄今为止,中国大陆的房地产企业已通过在香港、上海和深圳股市首次上市和增发新股募集了129亿美元资金,几乎是去年同期股市融资额的三倍。数据追踪商Dealogic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今年迄今在这三个股市共募集资金1,038亿美元,而房地产企业便占了其中的12%以上,比去年6.4%的比例高了将近一倍。

广告一些专家担心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过热。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驻香港的企业评级业务助理经理Bei Fu说,人们希望这一市场能够更有序地增长。但她也指出,许多房地产企业都觉得现在是他们走向全国的大好时机,未来三至五年他们不是发迹便是消亡。

各房地产开发企业既对中国发财心切的股市投资者手中那大笔资金垂涎欲滴,但也明白必须赶在政府采取措施给房地产市场降温前将钱捞到手。中国政府今年已加强了对银行放贷的限制,并且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只能用自有资金买地的政策。这一政策对那些只能靠举债来买地的中小型房地产商关上了购地之门,从而进一步推高了房地产价格。

但政府抑制房地产业过快发展的大多数行政手段似乎只起到了为资金实力雄厚的房地产企业扫除中小型竞争对手的作用,因为只有这些企业才有能力在地价不断上涨的当前一次性付清购地款。中国房地产业目前迅速流行的一个理念是:越大越好。

中国当前五万余家房地产公司中大多是小企业,它们往往只拥有一到两块地皮,却没有多少开发资金。一些小型开发商在房地产项目建设过程中便用光了资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开发项目被本地区的房地产龙头企业所鲸吞,因为后者都渴望着一夜之间跻身房地产大鳄之列。SOHO中国便是从房地产业整合中获益的典型例子。虽然该公司迄今为止一直将收购目标锁定在北京,但公司首席执行长张欣最近在接受采访时却表示,SOHO中国正在其他城市积极寻找潜在收购目标。

今年9月和10月份,北京的远洋地产控股有限公司(Sino-Ocean Land Holdings Ltd., 简称:远洋地产)和广州的中国奥园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Aoyuan Property Group Ltd., 简称:中国奥园)也加入了上市大潮,两家公司赴港上市共募集资金20亿美元。上周,浙江的众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Zhongan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Co., 简称:众安房地产)在香港股市进行了首次公开募股,筹得资金4.64亿美元。

而一系列已经在香港上市的大陆房地产企业都打起了在上海二次上市的主意。这其中包括广州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Guangzhou R&F Properties)、首创置业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Capital Land Ltd.)和上海复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anghai Forte Land Co.)。香港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房地产巨头也在加入这一行列,新鸿基地产发展有限公司(Sun Hung Kai Properties Ltd., 简称:新鸿基地产)上月底便增发了价值14亿美元的新股,为其在大陆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提供资金。

事实上,这些香港的房地产巨头某种程度上给大陆开发商起了示范作用,后者过去一直面临资金不足和土地储备不够的问题。大陆房地产企业纷纷通过股市融资来为今后的大规模购地作资金准备,这虽然是种高风险举动,但对他们来说也不失为一种更现代化的融资机制,显然要强于以往只能依靠从国有银行贷款的做法。

一些分析师认为,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和中产阶级规模的扩大,中国方兴未艾的房地产业仍有巨大增长空间。此外,随着那些规模较小、土地储备不足、资金缺乏以及更具投机性的房地产企业逐渐被市场所淘汰,中国房地产业将迎来更健康的发展。政府可能还会采取更多措施给房地产市场降温,将部分住宅的价格控制在普通百姓可接受的水平。

但高力国际物业顾问有限公司(Colliers International Ltd.)驻上海的研究和咨询部负责人Lee Hing-yin认为,政府通过政策调控来增加供给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市场价格。他说,很难预测房地产价格今后的走势,因为市场需求仍十分强劲。

华尔街日报》每年一度的全球“商界女性50强”名单新鲜出炉。但是单单一张“商界女性50强”名单并不能真实地反映出亚洲商界女性领导者与日俱增的影响力。为此我们特别为亚洲女性编制了榜单,我们关注的是那些现在或未来将在商界发挥巨大影响力的亚洲女性。

周凯旋凭藉她在亚洲快速发展的慈善事业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而入选,她是亚洲最大的慈善团体──李嘉诚基金会的董事,而这家基金会的规模足以媲美坐拥110亿美元资金的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

李嘉诚基金会是由周凯旋的合作伙伴──和记黄埔(Hutchison Whampoa Ltd.)董事长李嘉诚出资设立。基金会自设立以来先后向中国大陆地区的教育和医疗卫生事业、英国的干细胞研究和美国黑人舞蹈团Dance Theater of Harlem捐赠了超过10亿美元。虽然李嘉诚参与慈善捐赠已有数十年历史,但周凯旋基于“企业家式慈善”的理念以及“社会性投资也应取得切实回报”的观念,为基金会确定了更具战略性的发展重点。现在,李嘉诚基金会的首要目标是促进中国改革僵化的教育体制,以强调创新思考来代替死记硬背。

今年约45岁左右的周凯旋同时也是周凯旋基金会(H.S. Chau foundation)的创始人,该基金会致力于中国女童的教育项目。在参与慈善事业之前,周凯旋是香港商界的一位女强人,是李嘉诚商业帝国中的顶级高管。她还是中文媒体及互联网公司TOM集团(TOM Group)的大股东。

广告穆沙拉夫?哈伊曾是联合利华(Unilever)驻巴基斯坦分部首位女董事长兼首席执行长。她现在担任花旗银行在巴基斯坦的业务经理和消费银行部主管。巴基斯坦是亚洲少数几个允许外商在银行业100%独资经营的国家。虽然近年来巴基斯坦政局不稳,但其经济增长却相当强劲,银行业也是一派繁荣。在这个***国家的政客们高谈提升女权的必要性时,哈伊已经是该国拥有巨大影响力的精英阶层中的一员。哈伊曾就读于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和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她一直将自己在保守的***社会取得的成功归功于自己思想开明的父母,正是他们鼓励哈伊在事业上不断进取。此外,她的成功也与在一家跨国公司找到第一份工作不无关系。哈伊2006年在印度出席一次女性商业论坛时说:我是一个有抱负的人,我有激情去不断超越他人。我喜欢探索新领域,尝试一些过去从未有人做过的事情。

斯莉?穆尔雅妮?英德拉瓦蒂正在领导着一场提高印尼政府部门专业水平的运动。今年45岁的英德拉瓦蒂曾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任职,于2005年12 月就任印尼财长一职。就任后她针对纳税大户成立了专门的部门来遏制腐败。她撤换了雅加达最大商业港口的主要官员,并给留下来的人员加薪一倍,她的支持者称,这些举动不但减少了腐败,还增加了港口的货物吞吐量。在她的努力下,印尼实现了预算平衡,今年,该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有望增长6.2%,达到最近十年来的最好水平。

科赫哈是印度金融界最有影响力的女性,在印度的国际银行业务蓬勃发展之际,她掌握着企业客户跨国活动的资金源。科赫哈于1984年作为培训生进入ICICI Bank,在该行由专注项目融资的国有开发银行发展成印度最炙手可热的金融企业过程中,她一直处在变革的中心。在她的领导下,ICICI Bank于2000年向零售银行市场进军,并成为印度汽车金融、房屋金融、信用卡和商用汽车贷款等多个市场的领头羊。科赫哈现年46岁,于2006年担任 ICICI Bank的国际业务和企业银行业务部主管。任职期间她为国际客户引入了新的产品和技术,并与印度当地银行在国内市场建立了新的联盟。科赫哈说:在 ICICI Bank的23年漫长而充满兴奋的岁月中,我的抱负得到了施展。

今年9月,科赫哈被提升为联席董事总经理兼首席财务长,负责银行的全球财务运营、自营投资、交易、风险管理等事务。

科赫哈拥有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和孟买贾那拉?巴杰吉管理研究学院(Jamnalal Bajaj Institute of Management Studies)金融管理专业硕士学位。她是一位戏剧迷,还喜欢在周末看儿子打壁球。她开玩笑说,只要安排好轻重缓急,我一天相当于工作48小时。

Mukhtar Mai是2002年一起残忍案的受害者,但她将自己的个人悲剧转化为替巴基斯坦农村妇女要求受教育权的强有力战役。她曾是一名来自巴基斯坦最保守地区的半文盲,现在却能为自己所在村庄的女孩开办学校,并计划开办更多学校。

一本关于她生平的书最近在美国出版。她的故事令她成为全世界最著名的妇女权益活动家之一,而她有时也被巴基斯坦当局视为眼中钉。2005年她的事迹被公开激怒了巴基斯坦总统佩尔韦兹?穆沙拉夫(Pervez Musharraf),她因此而被禁止离境。最近她抗议一个妇女救助中心将她除名,并指责政府的腐败行为。

她也与政府合作推进妇女事业。她的四处奔走推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妇女保护法》(Womens Protection Bill)去年终获通过,为穆沙拉夫奉上了一项最为重大的立法成果。这部法律改变了将受害者与犯一同惩罚的残酷做法。

在她周围已经形成了一个为人们急需的基础设施网络。学校数量已经从一所增加到三所──为她所在村庄附近的700多名男女儿童提供免费的教育、校服和书本。

Mukhtar Mai Womens Welfare Organization经营着一家乳牛场来为学校和其他项目提供所需资金。还有一家诊所和一个配备电脑的资源中心正在规划之中。

高盛日本(Goldman Sachs Japan)的董事总经理、首席日本策略师、泛亚投资研究联席主管

在一个女性经理人还十分少见的国家,很少有女性能在其专业领域之外对日本产生影响。但Kathy Matsui是个例外。

Matsui 是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一名策略师,也是高盛日本子公司的四名女性合伙人之一。她已经写了两篇报告,分析更高的女性员工比例将如何缓解日本人口缩减带来的经济压力。 “女性经济”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如放宽移民限制以便能有更多外国保姆进入日本。一些政府官员最近提出了让女性留在职场的措施,这些人曾就此征询 Matsui的建议。

42岁的Matsui有两个孩子。她坦率地谈到自己与乳腺癌的斗争,令这种在日本尚没有引起太多注意的疾病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目前她正致力于自己的下一项公益事业:募集资金在孟加拉国开办一所女子大学。

Tarisa Watanagase在去年的军事政变后接掌了泰国中央银行,当时她发现自己处境极为艰难:要让泰国经济适应急剧走软的美元。

57岁的Tarisa多次表示,她将采取措施保护泰国的总体经济利益,就算这意味着扰乱短期金融市场也在所不惜。去年,她采取了旨在阻止投机资本流入泰国金融市场的限制措施,此举为外国投资者敲响了警钟。

Tarisa是泰国央行的元老,十年前她曾负责整顿泰国负债累累的银行业。当时泰国经历了与当前截然不同的货币动荡:泰铢在亚洲经济危机中崩溃。

现在,随着美元下滑,她的目标是帮助泰国出口商赢得一点喘息空间。Tarisa在最近一次讲话中说:“我必须强调一点,最近的资金浪潮预示着全球金融失衡的开始而非终结。美元还有很大的调整空间。同样,威胁泰国经济和金融稳定性的因素依然存在。”

杨敏德做的是衬衫生意,但她最为投入的或许是环保事业。身为全球最大纯棉衬衫生产商溢达集团的掌门人,杨敏德是对可持续发展项目最为积极的亚洲商界领袖之一。

溢达集团为未公开发行公司,年销售额约5.50亿美元。其已在环保项目上投入了5,000万美元。该集团位于华南的工厂为Ralph Lauren、耐克(Nike)及Tommy Hilfiger一类的公司生产衬衫,拥有自己的热电厂。这在大多数公司采用柴油发电机的中国是个了不起的举措。溢达在中国西部新疆一带的工厂还有污水处理设备,这个小小的举措意义重大,因为纺织工业是中国最大的水污染源之一。

42岁的张欣是北京最大民用和商业建筑开发商之一SOHO中国有限公司(SOHO China Ltd.)的总裁。SOHO中国已经占据了北京市最重要的一些区域,它的一些建筑展现着令人心惊的美感。张欣自己也是一个为人所乐道的生活方式偶像。

将近十年前她的第一个项目所在的地方是其他开发商认为毫无价值的地方。她与她丈夫、SOHO中国主席潘石屹建造了一些以其独特设计和色彩丰富的外墙而动人心弦的高楼。在那之前,北京的建筑大多为灰色。上个月,SOHO中国在香港首次公开募股(IPO),筹资17亿美元,这是中国开发商规模第二大的IPO。此番在港上市令曾担任投资银行家的张欣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豪。

张茵是香港上市公司玖龙纸业的创始人和主席,她的公司通过从美国回收废纸而发展壮大。去年11月,《福布斯》(Forbes)杂志称张茵的财产达13.5亿美元,成为中国最富有的女性,在全国富豪榜上排名第五。

张茵出生于中国黑龙江省的一个军人家庭,是8个孩子中的老大。张茵最初是一名会计,1985年她带着3万元钱(约4,000美元)移居香港,并开办了一家贸易公司。玖龙纸业的大多数决策都由她作出,而她的丈夫和弟弟则负责综合管理。玖龙纸业总部位于中国大陆的工业城市东莞,2006年3月在香港首次公开募股,筹资近5.00亿美元。张茵计划到2009年投资8亿美元,将产能提高一倍,让玖龙纸业成为世界最大的包装纸生产商。

(Hu Xiaolian)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 副行长,局长

香港、新加坡乃至美国的交易员们对中国大陆资金如潮水一般涌出国门早已翘首以待。无论是通过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机制,还是所谓的“投资直通车”,中国资金都已经走上了“出国”之路。QDII机制允许机构投资者在大陆募集资金进行海外投资。不过中国做事一向都不快。而在此之前,面对那些人们纯粹是因为预计中国投资者会将其价格炒得更高才买进的股票,我们需要的是耐心和对股价波动的容忍。

香港霸菱资产管理公司(Baring Asset Management)亚太基金投资组合经理杜敬创(Khiem Do)表示,QDII的资金已经上路,虽然金额庞大,但投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中国所有的改革都是渐进式的,特别是涉及要与海外投资者和海外资金打交道时,这是因为中国经济是如此庞大,政策上的突然变化有可能掀起轩然。

“直通车”机制将允许大陆居民直接买卖在香港公开上市的股票。今年8月中国政府宣布“直通车”计划后,港股在有数十亿美元资金从大陆涌出的预期带动下涨势如虹,恒生指数在一个月内窜升了21%。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在9月份降息对港股上涨更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到10月末恒生指数的涨幅已经达到55%。在香港上市的大陆公司股票,也就是所谓H股的涨势更猛,平均涨幅达到85%。原因是市场预期H股会受到喜欢投资熟悉公司的大陆投资者青睐。

对于在大陆和香港两地上市的公司,其A股与H 股之间存在非常大的价差,最近在大陆首次公开募股的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Petrochina Co.)就是个例子。该公司在大陆上市的头一天,它按照其A股股价换算的总市值超过了1万亿美元,而按H股股价换算的市值还不到4,000亿美元。

交易员们心中的如意算盘是,在两地股价仍存在价差时抢先建仓,然后等待大陆投资者来拉升H股价格。但这样做也是有风险的。恒生指数自10月份见顶后已回落近13%,而跟踪H股走势的恒生中国企业指数(China Enterprises Index)更下跌了18%。

港股回落的原因在于大陆方面推迟了“直通车”的时间。中国总理***本月说出了他对实施“直通车”计划的一系列顾虑,包括大陆投资者能否适应投资香港的风险等。此番表态令港股重挫。另一方面,中国政府不愿意看到大陆股市泡沫因为过快地开放资本输出渠道而破裂,也不想让内地股市的泡沫蔓延到香港。

德盛安联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Allianz Global Investors Hong Kong)首席执行长温婉容(Eleanor Wan)表示,其实这并不意味着“直通车”计划的搁浅,不过是“发车”时间推迟而已。

在另一方面,QDII基金的行情却一直很火。9月份以来先后有4只QDII基金发行,以160亿美元的计划融资额吸引到大约370亿美元的认购资金。摩根大通(JPMorgan)中国证券市场部主席李晶(Jing Ulrich)表示,如果不是因为在基金发行首日就停止了认购,超额认购比例应该会更高。

温婉容表示,QDII受到青睐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投资者想将资金分散配置,而不是局限于A股。而温婉容现在就想抓住这个机会。她表示,德盛安联正在与一家大陆银行合作推出QDII产品。

目前中国大陆批准的QDII投资额度上限为420亿美元,有资格发行QDII产品的机构包括银行、保险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截至9月30日,实际批准的额度只有110亿美元。面对QDII这块热豆腐,就连新加坡市场也兴奋难耐。10月初,当投资者得知嘉实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获准发行一只能在新加坡和美国投资中国概念股的基金后,新加坡股市应声上涨。在新加坡股市最大的上市公司中,中远投资(新加坡)有限公司 (Cosco Corp. (Singapore) Ltd.)的股价在一天内上涨了18%。不过该股在几周后已经自高点回落了17%。

他表示,上投摩根亚太优势基金将主要投资香港、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和印度市场。而上投摩根正考虑发售另外一只新兴市场基金。

有望很快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中国正受到投资失控的威胁。为遏制投资过快增长,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给银行贷款踩刹车,为此,它采取了迄今为止最大胆的举措。

据中国几个城市的银行业人士说,近几周主管部门已不加声张地要求各商业银行在年底前冻结贷款发放业务。这些人士说,为遵守政府命令,他们取消了给企业和个人的贷款和授信额度。

中国银监会(China Banking Regulatory Commission)驻上海的一位官员证实说,中国本地银行以及外资银行在华子公司已被要求确保年底时的贷款余额不超过今年10月31日时的水平。这位官员将政府此举称为“旨在支持将宏观调控措施落实到位的指导性做法”。

这种一刀切的政策表明,中国遏制当前这轮投资热潮的迫切感进一步增强,投资热度居高不下正使中国面临经济过热的危险。

虽然直观上看,加息应是中国政府最自然的选择,但此举有可能提高人民币汇率,从而给中国出口商的经营造成困难。中国全面冻结银行贷款的做法表明,美国经济最近出现的问题可能明显加大了中国政府制定政策的难度。美国降息缩小了中国政府在不产生显著负面影响的前提下加息的空间。

银行业人士称,他们将遵守政府的这一指令,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不遵守命令的机构将面临经济处罚。上海浦东发展银行(Shanghai Pudong Development Bank)监事会主席刘海彬说,哪家商业银行敢不服从这个命令?

银行暂停放贷有可能给股市等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起到降温作用。目前的股指虽已低于年内高点,但仍接近2006年末水平的两倍,股票指数已成为反映投资者人气的重要指标。

广告中国经济今年最明显的泡沫化迹象就是其股市。虽然要银行暂停放贷的命令似乎并非直接缘于政府对股市可能存在投机性泡沫的担忧,不过贷款发放量下降却有可能降低包括银行在内的一些主要上市公司的利润,或减少金融体系内可流向股市的资金。

近几周来中国股市已较历史高点下跌了15%左右,原因是投资者担心中国央行将会采取措施给经济降温,比如加息。中国基准的1年期贷款利率为7.02%。

贷款发放量下降有可能遏制中国住房市场的急速发展,或许还会损害消费信心。银行业人士说,一些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公司,特别是规模较小的企业,年底时可能筹不到必要的流动资金来给员工发工资或购买原材料。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上海经济学家王志浩(Stephen Green)说,如果暂停发放新的贷款,将严重破坏企业投资计划的执行,并给企业的融资环境带来高度不确定性。

但现实情况是,尽管中国不断加息,仅今年就先后4次上调利率,但从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看,中国仍面临投资过热导致经济失控的危险,有可能出现通货膨胀率大幅上扬和银行坏帐大量增加的局面。自从***总理3年前承诺要解决伴随信贷大量增长而产生的“严重”问题以来,中国央行已多次上调利率。

今年前9个月,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幅达11.5%,创下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最高增速。飙升的食品价格和不断上涨的燃油费支出导致消费者价格指数(CPI) 显著上扬,今年10月份的CPI升幅达到6.5%,是10年来的最高水平。社会不满情绪也随之加剧。中国政府上周公布,今年前10个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较上年同期增长近27%,创下近年来的最大增幅。

接近年底才下令银行暂停放贷是否能起到减缓今年经济增幅的作用还很难以判断。几位银行业人士说,其实第四季度本来就是贷款发放的淡季,许多银行目前实际已经完成甚至超出今年的贷款发放目标。2005和2006年年末,政府监管机构也曾在加息的同时呼吁各商业银行四季度放慢贷款发放速度,但银行业人士说,此举对贷款的影响要到来年第一季度才能体现出来。

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驻苏州一家分支行的一位人士说,他所在的机构周末决定将大宗的企业贷款推迟到明年发放,而驻河南一家分支行的一位管理人士则说,政府的这一命令等于是将目前针对电力企业和房地产开发商的贷款控制措施扩大到了所有贷款客户。

个人贷款受这一命令的影响可能不像企业那么大,因为与企业流动资金贷款相比,个人按揭贷款的规模相对较小。但至少上海的一家房地产经纪公司已建议其客户将按揭贷款的申请推迟到明年进行,而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驻上海一家分支行的一位人士则说,除了最优质客户外,他们眼下已拒绝向其他任何人提供贷款。

经济学家认为,中国政府可以不采取控制贷款规模的手段,而是通过上调利率和允许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来遏制信贷规模的膨胀,因为后两种手段也能让借款人在上新项目前三思而行。包括财政部长鲍尔森(Henry Paulson)在内的美国官员们一直持这一观点,他们说建立一个更具市场导向性的金融体系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

但在今年先后4次上调利率后,面对美国联邦储蓄委员会(Federal Reserve)为消除次级债危机的影响而于9月份出台的降息举措,中国央行似乎对自己的政策取向产生了怀疑。导致央行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可能是中国政府对人民币汇率稳定性的关注。利率上调会加大人民币的吸引力,这对希望最大限度抑制投资者对人民币热情的中国政府来说可不是件好事。人民币升值会抬高中国一些出口商品的美元或欧元售价,从而损害中国出口商的利益。

其实,中国政府今年大部分时间内对人民币汇率的温和上扬均表现出了容忍姿态,人民币自2005年中期实施汇率调整以来已累计升值近10%。但银行业人士说,近几周来中国政府已授意大型中资银行买进美元、卖出人民币,此举导致上海外汇市场上周人民币汇率下跌0.2%。

暂停发放贷款的命令对那些有在华登记注册子公司的外资银行产生的潜在破坏性影响可能最明显。外资银行目前在中国金融市场只占据很小的份额,外国银行家们说他们很想与中国监管机构保持良好关系。官方数据显示,在举足轻重的上海市场,截至9月末,包括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花旗集团(Citigroup)、渣打银行和东亚银行(Bank of East Asia)在内,各外资银行共吸收了6.2%的企业存款,它们的贷款余额占该市场总贷款余额的16%以上。

由于外资银行在华吸收的存款比大型中资银行要少,而且中国监管机构要求它们贷款余额不得超过所吸收存款额的75%,因此它们新增贷款的余地已所剩无几。如果外资银行为了达到中国政府提出的要求而被迫从本地货币市场上借入资金或出售自己的贷款,它们的利润或许也会受到负面影响。

中国政府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直接为国内各银行制定经营政策,直到不久前中国银行业还是国有金融机构的一统天下。监管机构一直在敦促各银行解决坏帐问题,这些坏帐很多都来自上世纪90年代政府授意发放的“政策性”贷款。自2004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要求各银行缩减向炼铝等行业以及小型房地产开发商发放贷款,以免不良贷款规模再度膨胀。

此次要求暂停发放贷款的命令不禁使人想起政府在2004年4月的做法,当时中国银监会表示,它向各银行发出了放缓新贷款审批速度的“指导性意见”。当经济学家批评说,政府应该像对待商业企业一样对待银行时,中国政府很快放弃了这一做法,转而实施了9年来的首次利率上调。

银行业人士说,政府这一最新命令的影响将持续多久,可能要取决于它是否会以某种形式持续到明年1月份。

奥尼尔(O’neil)最新报告调整了以前认为中国股市最接近泡沫的看法,但是,高盛研究团队的其他分析师不仅调低了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而且还预测2008年A股市场整体将经受下跌的考验

经济持续保持两位数增长,股指一年之内的增长幅度超过了200%,这两点不仅让国人激动不已,也让中国成为了全世界投资者的焦点。

国际投资机构对于中国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复杂的,一方面高度增长的中国经济和不断壮大的资本市场给了它们无可替代的投资机会;另一方面也担心A股市场估值过高带来的投资风险。

第一篇报告分析认为,现在国际上最接近泡沫化的就是中国的A股市场。高盛认为A股的动态市盈率已经接近40倍,而海外上市的中资概念股市盈率也接近25倍(见图1)。

但是在第二篇报告中,高盛全球经济研究团队主管吉米?奥尼尔(Jim O’neil)似乎改变了两周之前的看法,认为尽管有不少国际知名人士认为A股市场已经严重泡沫化,但是他还无法确定A股市场是否已经是泡沫。而且他认为 MSCI中国指数成份股的预估市盈率也不过23.8倍(见表1)。

前后出现这样的言论,想必让投资者感到困惑。对此,高盛董事总经理、亚太区首席股票策略师Timothy Moe对《证券市场周刊》表示,“前一篇报告是从市盈率来看,A股市场的估值过高;后一篇报告是从宏观经济进行分析,中国宏观经济增长非常强劲。”

不难看出,高盛对于中国经济和市场正经历着一个重大的转向,更加深入的研究和更多的客户走访体现出开拓中国市场的复杂心情。但是无论如何,中国都应该是高盛亟待挖掘的一座金矿。即使有风险,也不能阻止它作为金融机构应有的获利冲动。

根据高盛内部工作人员的说法,今年11月12日和13日在北京东方君悦召开的“中国投资前沿会议”超过了历年的规模,吸引了大批客户前往。从美国远道而来的高盛全球首席策略师Abby Joseph Cohen女士对《证券市场周刊》说道,“我会在中国呆上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我会和一些重要客户见面。除此以外,我还会和一些大公司的首脑会晤。”

来自美国的Cohen关心她的中国客户,而身处中国的机构投资者也同样想知道美国经济的疲软会否拖累高速向上的中国经济。Cohen的演讲让投资者吃下了定心丸。她认为,美国经济从两个方面看还是比较乐观的。

首先,在美国住宅市场陷入深重危机的时候,美国房地产建筑市场并没有彻底疲软。根据Cohen的介绍,非住宅类建设的高速发展已经支撑起了美国房地产的另外一半天空。严格来说,美国住宅类市场在2005年就已经开始达到顶峰并且走上下坡路,但是非住宅类建筑,比如写字楼、商铺和政府公共建筑,还在继续维持强劲上升的势头(见图2)。

其次,她认为为了防止美国经济走向疲软,11月初美联储的降息绝对不会是近期的最后一次,很大原因就是因为现在美国的CPI低于2.5%。“因为现在美国的经济环境和格林斯潘时期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通货膨胀被控制在了很低的水平上,因此美联储完全有能力对经济进行干预。只要美国经济需要刺激,尤其是就业市场出现问题,美联储必定会继续通过货币政策进行干预。”

当然,策略师出身的Cohen不可能不提到美国股市。她说道,以11月9日的收盘价计算,美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为15倍,综合考虑现在的通胀水平,股市显得更有吸引力。过去60年的情况表明,当CPI低于2.5%的时候,美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为18.6倍的水平。

当Cohen鼓吹美国股市优势的时候,恰逢中国大批QDII产品粉墨登场。对于QDII产品来说,香港股市只是第一站,美股投资,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

尽管继续看好中国经济的增长,但是在潜移默化之间,高盛对于中国的乐观态度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自从我于2003年就任高盛中国经济师以来,我每年的GDP预测都高于经济共识组织(Consensus Economic)的预测。”高盛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谈到了她对2008年中国宏观经济增长的预测,顿了一顿,她又继续说道,“今年会是一个例外,我预测明年中国线%。尽管还是很高,但是要低于早先的预期。”

梁红调低对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看法,很大原因就是因为她认为人民币正面临着巨大的汇率压力。“我认为央行继续加息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了,在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预期不断加快的同时,如果人民币利率看齐美国,那么全世界投资者都会抛弃美元,转持人民币。同时中国进出口吞吐量特别大,也给热钱涌入留下了巨大的空间。在梁红看来,既然利率政策难以执行,那么只能寄希望于汇率了。

其实,只要长期关注梁红的演讲和研究报告,就能发现加快人民币升值速度,已经是她的老生常谈了。在11月5日的研究报告中,梁红把美元兑换人民币12月内的汇率预期更新为1:6.78(见图3)。当前,国内外众多经济学家都认为随着美元疲软,人民币汇率会加速升值。但是,如此大的升值幅度,中国的实体经济部门是否能承受?

记者在看到这份研究报告后,立即和几位从事出口业务的企业家通了电话,他们均表示以目前企业的经营状况来看,难以接受这种升值速度。

当然,汇率大幅升值会给出口企业带来比较大的损害,然而政策在制定时还会综合考虑多种因素。梁红认为,中国经济早就应该转型了,现在应该重点发展是内需而非外需,过分强调出口是中国当前流动性泛滥的重要原因之一。她甚至提出,“许多出口企业的压力不仅来自汇率,原材料和人工已经让它们难以盈利。如果继续以低汇率补贴他们,那么就是让那些吃猪肉的老百姓出钱补贴那些从事出口的企业家。”梁红的比喻的背景是近期中国的通胀水平大幅上涨,使得普通百姓的生活受到很大影响。

梁红同时也提到,尽管人民币处于升值之中,但是中国出口数额还是没有受到影响,在2007年不断创出新高。不过,一位出口企业的老总告诉《证券市场周刊》,“那些出口表现良好的企业,通常都是国外企业在中国设立的工厂或者分公司。而本土出口企业由于缺乏海外市场的渠道,很难在人民币大幅升值过程中继续保持较高的增长。”

尽管梁红认为出口企业将会遭遇重大挫折,但是她还是继续看好中国宏观经济。在其报告中,她说道,“2008年经济增长的步伐放缓,但应更加均衡。”

作为投资机构,高盛关注的不仅是中国的宏观经济,更多的是现在正热得发烫的股票市场。高盛在11月9日也发布了它对A股和中资概念股票的看法,结论让这两年习惯了大涨的投资者感到失望:2008年海外上市的中国股票和A股的总回报率分别为8.8%和-11.3%。

按照高盛的预测,2008年A股市场总体是赚不到钱了。不过,高盛中国策略师邓体顺不无打趣地说道,“很多时候分析师的预测都是错的,只有很少的时候,分析师能够准确把握市场的动向。”诚然,就在一年之前,几乎没有人能够预测到上证指数能够在2007年摸高6000点。年初的时候,在《证券市场周刊》的预测中,有分析师认为,上证指数能够在2007年创造5300点的高位,当时就引起了一片哗然,但后来A股市场的表现让所有分析师都感到不可思议。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此次投资会议之前,高盛系统修改了它对于A股的估值模型,修正了它对所有股票目标价的预测。

邓体顺则对《证券市场周刊》解释道, “今年6月份,我在哈佛大学进行演讲的时候,就和哈佛教授商讨了修改A股模型的可能性。”邓体顺对记者娓娓道来,“中国企业分别在A股和海外上市,即使是同一家企业,也因为市场的不同造成了很大的差价,而且完全无法从基本面得到体现。”

但是邓体顺认为,A股和H股的价差肯定会得到控制,其原因就是因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力度正在不断加大之中,“于是我就进行了一个假设,假设中国资本市场在10年之内会不断走向开放。”反映到估值模型中,邓体顺认为A股的资金成本会发生变化。

因此,高盛在短期内看淡A股和中资概念股票的走势。邓体顺对记者表示,他的预测完全是基于基本面进行预测。如果市场动能继续加强,不排除A股出现超常表现的可能性。邓体顺对记者说道,“只能说高盛对于中国股市越来越谨慎了。去年我还推荐招商银行(40.47,-0.99,-2.39%),今年我在金融股票中首推工商银行(8.24,-0.12,-1.44%),就是因为在高风险市场中,大盘股的风险系数更低一些。”

未来五年是思科在中国战略的第二阶段。11月1日,思科CEO钱伯斯简洁地表示。这位被业界称之为传奇人物的CEO,曾在2001年当思科遭遇全球通信行业低谷时,将自己的年薪降为1美元。

与3年前钱伯斯来华时承诺的3000万美元投资相比,此次思科宣布,在未来三到五年,在中国投入160亿美元,投资领域涉及信息技术与通信、绿色技术、教育和医疗等。

160亿美元可谓是思科向中国市场投下的重注,这相当于思科2006年营业额的45%。

据记者了解,思科未来在中国的这160亿美元投资,主要投放於三方面:投资创新型公司、扩大网络教育规模、加大融资租赁服务。

首先,思科将重点放在了投资中国新型的快速成长公司上。钱伯斯表示,目前,思科已经在中国投资了近50多家创新型快速成长公司,投资金额达到7亿美元。事实上,在此之前,思科已专门设立投资部门,将触角和方向定位於与公司本身相关的产业链创新型公司。

2006年,思科注资5000万美元入股中国通信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中通服),成为中通服最大海外战略投资者,这也是思科在中国投资历程中的得意之作。据了解,目前思科在中国已经公布的投资案例包括盛大、摩比天线、中通服、风网、铭万、安博等,其投资成功率达到70%。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思科在该领域的投资还选择了国家开发银行合作,共同寻求联合投资项目,为创新型中国企业提供资金和专业技能,具体包括:思科和国家开发银行共同成立一个指导委员会,指导协调相关项目合作及日常交流;以及由国家开发银行和思科指定的代表举行定期会议,审核和推进潜在的投资机会和现有合作项目。

而在网络教育方面,思科将加大投入,继续扩大其在中国网络教育学院的规模和影响力。钱伯斯表示,目前思科在中国70多个城市拥有200多所网络技术学院,其中有9万多人接受过思科的网络教育培训。

而在未来三到五年,思科将以中西部省份为重点,在现有高等职业学院中新增300所思科网络技术学院,并计划到2010年新增培训人数10万人,同时捐助5000万元网络设备用於建立实验室。

最后,钱伯斯表示,思科将在未来的3至5年内,增加4亿美元向思科在华客户提供融资租赁服务。目前,思科在此方面已经和国内海尔集团展开合作。钱伯斯表示,此项业务今后将在中国向更多企业展开并扩大规模。

事实上,在遭遇了本世纪初的低谷后,思科一直在积极谋求转型,随著网络融合和新一代互联网的应用,其旗帜鲜明地提出统一通信概念。在此过程中,思科由主要面向运营商和大企业客户市场销售产品,转向直接面对消费者和中小企业。

钱伯斯第一次来华时称思科是一家网络公司;钱伯斯第二次来华的时候已郑重表明思科是一家电信公司;而当其第三次来华时,钱伯斯又将思科定位於一家互联网公司。

而与此想对应的则是,思科的产品和竞争对手也在不断变化。以往一提到思科,就想到路由器,其主要竞争对手是朗讯、北电、阿尔卡特,以及后来的 Juniper网络公司等。那时候,思科的主要业务是向企业和政府机构等出售路由器和交换机,这占到了思科收入的90%。思科那时占据著网络交换机市场的 69%份额和网络路由器市场的85%份额。

然而,随著全球电信行业和市场的逐渐低靡,固网业务增长停滞,而移动业务又是思科不擅长的全新领域,以往单纯卖路由器硬件设备的战略,让思科一度陷入困境。2001年前后,思科的财报表现不尽人意,销售额锐减、股价暴跌。

此后,钱伯斯将目光投向了企业网市场,提出了统一通信概念,即向企业提供基於电信、IP、互联网的多种信息需求服务。

2003 年8月,思科整合了包括光网络、网络安全、中小型办公及家庭网络、IP语音、无线局域网、网络存储六大业务,并成立了一个新的高新技术部门。钱伯斯宣称, 要将思科的产品渗透到有关统一通信的每一个地方。统一通信概念传达的是互联网和电信的融合趋势。在这样的思路下,思科开展了疯狂的并购,从电信到互联网、到软件,不断转型拓展新领域业务。

思科是我最佩服的公司之一,因为它是唯一一家在全球做过近120项并购后,还能将它们整合的如此成功的公司。阿里巴巴CEO马云说。

此次钱伯斯来华宣布的另外一个重要事项就是,以1750万美元入股阿里巴巴。

11月6日,阿里巴巴股票将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交易。思科与雅虎、AIG、富士康、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九龙仓集团有限公司主席吴光正、郭氏家族等一起,成为阿里巴巴IPO过程中的八大基础投资者之一。

钱伯斯没有正面回答入股阿里巴巴的原因,但是他表示,今年3月,思科以32亿美元收购网讯科技(WebEX),足以对此进行说明。

网讯科技是以网络视频为主要业务的协作软件提供商。思科巨资收购网讯被认为是其与微软进行竞争的利器。事实上,思科在服务型软件(SaaS)市场一直与微软直面相对,而微软也一直在积极抢攻思科的阵地。2003年1月,微软收购了网络视频公司PlaceWare,并将其相关产品更名为Live Meeting,与思科的统一通讯产品形成直接竞争。

目前,微软利用其强大的桌面力量,已将通信功能引入桌面和服务器操作系统、 Outlook电邮软件、Windows Messenger、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 Mobile及MSN网站。很显然,思科收购网讯后,将大大增强与微软在服务型软件(SaaS)市场的抗衡能力。

业界分析人士认为,入股阿里巴巴之后,思科在中国市场可以更好的通过阿里巴巴的平台渗透和触及中国广大的中小企业客户,向中小型企业客户推广网讯服务,从而有助於网讯的销售。

据了解,思科入股阿里巴巴后,双方将在三个方面进行合作:面向中小企业的网络协作服务;针对网讯及技术伙伴开发面向中小企业的网络业务应用,并展开联合市场营销;合作帮助阿里巴巴拓展中国以外的海外市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