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登上大和号的外国人无所事事却混到海军上将活到89岁

1936年《华盛顿条约》失效后,日本海军开始建造历史上最强大的战列舰大和级,并将其列为最高机密,采取了极为严格的保密措施,即使建成服役后也很少公开报道,以至于很多日本人直到战争结束才知道这两艘巨舰的存在,如此严守秘密主要是为了防备外国情报机构的刺探,确保大和级能在未来海战中给对手以突然打击。出于保密需要,加上服役时已是战时,贵为联合舰队旗舰的大和号没有像前任旗舰长门号那样,在和平时期从事外交活动,接待外宾参观,实际上在其服役生涯中仅有一次特许对外开放,而唯一登临大和号的外国人就是二战时担任德国驻日海军武官的保罗·文内克。

■日本海军大和号战列舰,在它的服役生涯中只接待过一位外宾,即德国驻日海军武官文内克。

保罗·文内克于1890年2月27日出生在德国著名的海军城市基尔,深受海军气息的熏陶,在成年后选择加入德皇海军,于1909年4月成为海军军官候补生,先后在大型防护巡洋舰维多利亚·路易斯号、海军军官学校和轻巡洋舰美因茨号上完成了军官养成和专业训练,于1912年9月成为轻巡洋舰柯尼斯堡号的一位少尉军官。当一战爆发时,文内克少尉重回美因茨号服役,并参加了英德海军的首次大规模交锋——1914年8月28日的赫尔戈兰海战,美因茨号在交战中被英舰击沉,文内克侥幸生还却被英军俘获,结果在战俘营里度过了整个一战岁月,直到1918年12月才返回德国。

■表现1914年8月28日赫尔戈兰海战中美因茨号轻巡洋舰即将沉没的画作,文内克当时在该舰服役,被英军俘获。

当了四年战俘的文内克在回国后被授予二级和一级铁十字勋章,还被吸收到新成立的魏玛海军中服役,军旅仕途丝毫未受影响。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文内克担任过扫雷艇艇长,在海军炮术学校拿过教鞭,也在各级司令部干过参谋,在20世纪30年代初先后出任旧式战列舰阿尔萨斯和荷尔施泰因·石勒苏益格号的枪炮长,之后又进入舰队司令部担任副参谋长,军衔一路晋升至海军中校。

■魏玛海军时代的荷尔施泰因·石勒苏益格号战列舰,文内克曾任该舰枪炮长。

1933年12月28日,文内克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命,远赴日本东京,出任德国驻日海军武官,并于1935年4月晋升海军上校。在出使日本期间,文内克与日本海军高层建立了密切联系,考察了日本海军的状况,尽量收集相关情报。当文内克在1937年8月离任时,日本政府授予他三等瑞宝勋章,海军军令部总长伏见宫博恭王向他赠送了带有皇族徽记的花瓶,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则赠以一顶日本武士头盔作为离别礼物。

■第一次担任驻日海军武官的文内克上校(左)及其获得的日本三等瑞宝章(右)。

■1937年7月30日,即将离任的文内克(左)向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右)辞行,两人身后可见米内赠送给文内克的武士头盔。

1937年9月,文内克出任德意志号装甲舰第三任舰长,当时该舰正在西班牙海域执行中立巡航,在三个月前遭共和军飞机轰炸,造成上百人伤亡。文内克上任后整顿秩序,恢复士气,指挥德意志号继续在西班牙周边展开封锁行动,并兼任德国海军驻西班牙分舰队司令,在西班牙内战结束后荣获金质佩剑西班牙十字勋章。

■1938年担任德意志号装甲舰舰长的文内克上校(右)陪同一位将军登舰视察。

1939年8月24日,在二战爆发前一周,文内克指挥德意志号秘密出海,潜入北大西洋,并在英德开战后展开破交行动。然而,文内克头上被套上几道紧箍咒,必须恪守交战规则,不得与哪怕弱于自己的英舰交战,加上恶劣的天气,德意志号在海上游荡了几个月,只击沉了2艘商船,俘获1艘,于11月间返回德国,文内克在二战中唯一的海上战斗就这样草草结束。返航后,德意志号更名为吕佐夫号,而文内克也卸任舰长,从此告别了海上生涯。

■二战爆发前夕的德意志号装甲舰,文内克指挥该舰在战争初期进行了一次不成功的破交作战。

文内克于1940年2月再度被任命为驻日海军武官,再赴远东,因此获得了东亚提督的绰号,他在这个职位上工作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甚至比他服务的第三帝国还要长久。正如一战时期文内克做了四年战俘,而二战时期他又以外交官身份度过了大部分战争时光,对于一名海军军官而言,真的说不上是有幸还是不幸。二度出使日本,文内克的主要职责就是促成德日军事技术交流和海上秘密运输,利用船和潜艇交换物资、技术和人员,同时也为在远东作战的德国舰船提供便利。不过,文内克在战时最值得一提的经历是在1943年7月16日被特许登上大和号战列舰参观并随舰出海,他是唯一登临大和号的外国军人。文内克能获此待遇,据说是因为希特勒提出的特别要求。

虽然在战争的大部分时期文内克都是在东京的大使馆里度过的,但晋升授勋都没有耽误,于1941年9月晋升海军中将,1944年8月晋升海军上将,获得了银质德意志十字奖章和全部级别的佩剑战功十字勋章,此外还被日本方面授予一等旭日章。1945年9月2日,日本签订无条件投降书,文内克作为前纳粹德国外交官和海军军官沦为美军战俘,在被羁押两年后于1947年11月被释放回国。

■二度出任驻日海军武官的文内克(左)注意其右胸上佩戴着日本政府授予的一等旭日章,他还获得了战功骑士十字勋章(右)。

战后文内克的生活很平静,直到1966年被汉堡地方法院的一张传票打破,他因战时犯有杀人罪遭到起诉,缘由是文内克担任驻日武官期间曾下达命令,德国船在遇到盟军围捕无法逃脱,需要自沉时,对船上关押的囚犯不予救助,使其与船同沉,而且这个冷酷的命令确实得到执行,造成一名水手的死亡。文内克的律师在法庭辩护称,文内克驻日期间恪守传统军人准则,与纳粹党保持距离,甚至曾与驻日党卫队及警察专员约瑟夫·迈辛格发生矛盾,而他下达那条命令主要出于防止可能的泄密。最终,法庭以超过起诉时限为由终止审理,文内克得以无罪开释,于1979年10月17日在汉堡去世,时年89岁。

■战后文内克被美军羁押,左图为美军审讯文内克的报告首页,右图为晚年的文内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