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雷特被提名为官 她对美国影响或比特朗普更深远

据《》报道,当地时间9月26日,在距美国大选日仅38天之时,特朗普宣布提名保守派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官。

特朗普选择的巴雷特,是最能帮助他的保守派,也是最能激怒自由派的保守派。共和党还试图将巴雷特打造成金斯伯格“最恰当”的继任人选,尽管她们的观点和立场迥异。众议院共和党议员道格·柯林斯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巴雷特的照片,用她名字的首字母缩写称其为“Notorious A.C.B.”。这是对金斯伯格绰号“Notorious R.B.G.(声名狼藉的RBG)”的化用。他甚至还写道,“ACB是从RBG的一个巨大升级”。

领袖查克·舒默公开表示,“看到他们选择的这个人将要消解金斯伯格所做的那些努力,金斯伯格法官现在肯定在天堂里辗转反侧。”

如特朗普所言,巴雷特的提名将影响拥枪、堕胎、医疗和公共安全等诸多重大社会议题。一旦确认任命,现年48岁的她将成为最高法院最年轻的在任官,在位时长可长达数十年,也由此使得她的影响将更为深远。

未来的日子里,最高法院还将在大选、平权法案、政府行政架构、气候变化等重大问题上做出相关决议。如politico报道中所言,多年后,特朗普的言论、其混乱的官员任命或解雇,甚至他的推特发言都会逐渐埋藏进人们的记忆里,其他总统也可以消除他发下的总统令,但他在最高法院任命的几位法官却会在任几十年,由此塑造将来的美国社会及历史。

作为官,金斯伯格和巴雷特具体有哪些分歧?在芝加哥的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3年里,巴雷特的几百起判案给她的立场和观点提供了丰富的参考案例,也能借此一窥她的任命将会在相关议题上发挥什么样的影响。

特朗普9月26日在白宫提名巴雷特接替本月早些时候去世的最高法院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巴雷特现年48岁,2017年获特朗普提名,出任设在芝加哥的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媒体普遍将巴雷特描绘为保守派人士,因为她支持广泛拥枪权利、支持对非法移民采取强硬措施、持保守宗教立场。在报道中提及,从鲜为人知的大学法学教授到获得最高法院官提名,巴雷特只用了4年。

▲特朗普宣布提名保守派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官,

据悉,在11月10日,即大选后一周,最高法院就将是否废止《平价医疗法案》进行听证。在金斯伯格去世前,包括她在内的四名自由派官加上罗伯特法官的支持,保守派没有获胜机会。一旦巴雷特替代了金斯伯格,该法案的命运就陷入了不确定。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巴雷特就曾批评罗伯特官在医疗法律上的意见。

在几十年的职业生涯里,金斯伯格推动了对女性及少数群体的平权、非歧视化。她在堕胎等争议性问题上得到自由派的欢迎,而巴雷特的虔诚宗教信仰对于婚姻及性取向的定义会如何影响她的立场,人们拭目以待。

此前,特朗普曾承诺,他将任命官,逆转1973年在Roe v. Wade案基础上建立的全美范围内堕胎合法化。巴雷特作为法官的判案中,她已经多次质疑了对堕胎这一宪法权利的“宽泛解读”。范德堡大学法律学教授布莱恩·菲茨帕特里克很确定“巴雷特认为Roe v. Wade是高等法院判决中不够合理的”,问题只在于她是否会试图扭转这一判例。很多人相信,一旦机会来临,她不会错过。

反堕胎组织“为生命而(March for Life)”主席珍妮·曼奇尼表示,巴雷特的提名对保守派来说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在“保护我们国家里最弱小的人群:我们那些未出生的孩子”这些事情上,他们对巴雷特有信心。

金斯伯格曾和斯蒂芬·布雷耶官一起敦促同僚从宪法上重新考虑死刑,审查死刑本身是否违宪,但最终并没有实际进展。而最高法庭的保守派大多数对于很多死刑犯上诉则都表现得没有耐心,在巴雷特加入之后,最高法庭保守派也不会改变其对于死刑的支持。

▲巴雷特支持者在法庭门外祈祷,金斯伯格支持者为其逝世而倒地哀悼,

早在1998年,巴雷特就曾表示,天主教的法官们在一些可能会跟自己宗教信仰冲突的死刑案例中要救赎自己。2017年的一个听证会上,巴雷特称,如果她在一个死刑案例中是裁判法官,她会“救赎自己”。尽管对死刑的态度有所保留,但她在第七巡回法庭上依然投票支持了一些死刑的执行。

此外,在枪击案频发的美国,拥枪权利也是最受关注的社会议题之一。金斯伯格为代表的自由派在这一问题上不支持扩大拥枪权,而巴雷特则倾向于支持扩大拥枪权。2019年,巴雷特称她会限制一条禁止判定犯下重罪的人拥有的联邦法律,如果其所犯的重罪不涉及暴力,就不应该禁止犯罪者的拥枪权利。一旦巴雷特被任命,最高法院很可能会接受更多关于拥枪权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