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雷特官提名通过

美国国会参议院26日表决确认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埃米·科尼·巴雷特出任联邦最高法院官的提名。

巴雷特当晚在白宫宣誓就职。特朗普的发言表达振奋心情:“这是对美国、对美国宪法以及(实现)法治公正与公平意义重大的一天。”

政治观察人士则认为,距离大选仅8天,特朗普和共和党成功将又一名保守派人士“送进”最高法院,可能对美国法律和社会生活有长远影响,短期而言对特朗普选情亦有“重要意义”。

联邦参议院现由共和党掌控,通过巴雷特提名在意料之中。当天投票结果为52票支持、48票反对,党派界限分明:仅有一名共和党人苏珊·科林斯反对提名,而人全数反对。

当天在白宫南草坪上,最高法院保守派官克拉伦斯·托马斯主持巴雷特第一场就职宣誓仪式。巴雷特说:“我今晚站在这里,深感荣幸而谦卑。”她的身旁是丈夫和特朗普,4人都没戴口罩。200多名来宾座位相隔1.8米摆放,大部分人戴口罩。这与9月26日特朗普宣布提名巴雷特的白宫玫瑰园仪式场景显著不同,当时现场人员做握手、拥抱等近距离接触,绝大多数没戴口罩。20多名出席活动人员后续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包括特朗普夫妇、白宫和国会成员。

首席官约翰·罗伯茨将于27日在最高法院主持巴雷特第二场宣誓仪式。巴雷特完成两次宣誓后,将正式上任,填补知名自由派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上月病逝后留下的空缺。特朗普先前已成功任命布雷特·卡瓦诺和尼尔·戈萨奇两名官,如今加上巴雷特,最高法院9名官中,“保守派”和“自由派”比例将变成6比3,前者占明显优势。

巴雷特现年48岁,毕业于圣母大学,接受提名前任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特朗普把她列为官候选人后,美国媒体深挖其背景,推断她出于自身宗教信仰和政治立场,很可能在控枪、堕胎权、医疗保险等敏感议题上持相当保守立场,也担心她在涉及选举的事务上过于倾向共和党,而且官为终身制,巴雷特仍在盛年,其影响力可能持续良久。不过,本月12日至15日国会听证会上,面对诸多涉及敏感议题立场的问题,巴雷特回避表态。

按照路透社的说法,参议院通过巴雷特提名,是向特朗普贡献一份“选前政治胜利”。特朗普在近日竞选集会上,一再宣扬他推动巴雷特任命的“政绩”。美国先前从未在如此接近总统选举日的时候任命最高法院官,阵营先前试图阻止,称官位高权重,须在大选后再行提名和任命,但无力“翻盘”。

参议院领袖查克·舒默再次指出,贝拉克·奥巴马总统任期最后一年试图为最高法院官“补缺”,就被共和党一方以“过于接近选举日”为由拒绝表决提名,现在却“翻脸”。“真相是,提名是(对方)数十年来图谋让司法系统向极右倾斜的又一次努力。”

共和党那边,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是巴雷特提名快速通过表决的主要推手。他说,假如是处于类似状况,“他们无疑也会确认(提名)”。

特朗普先前说,假如他和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在11月3日的对决结果出现争议,他预期官司会打到最高法院,希望届时巴雷特能参与任何选举相关案例裁决。这使阵营担心,特朗普先前不肯明确承诺“输了选举会和平交权”,一旦选举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共和党政府任命的官占优势,更可能作出不利于一方的裁决。2000年总统选举共和党候选人乔治·W·布什和候选人阿尔·戈尔得票率产生争议,最高法院裁决使布什胜出。

巴雷特上任后预期参与审理的第一个重大案例即是有关奥巴马任内推出的《平价医疗法案》,该法案寻求让更多民众获得政府指定医保,禁止私营保险公司拒绝有病史人员投保。共和党执政的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要求推翻该法案,最高法院定于11月10日就此举行听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