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梦都有意义吗?

梦是一扇通往不受限制的世界的窗口,梦是一扇通往不受限制的世界的窗口,你可以在天空中飞翔,从十二层楼高的建筑上坠落,或与邻居有一段浪漫关系。我们日常生活的障碍此刻并不存在。我们梦中的某些部分看起来很现实,其他部分则是我们想象力的表现。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我们做的梦有意义吗?对于研究人员来说,这长期以来一直是争论的焦点。

认知神经科学家安迪·雷翁索(Antti Revonsuo)认为,梦的目的是让我们为未来在现实生活中可能遇到的场景做好准备。他说,做梦模拟了一个我们可以沉浸其中的世界。“梦帮助我们识别威胁,并学习如何以某种有意义的方式应对它们。我们是在危机到来之前做好演习。”雷翁索说。

做梦也让我们为社交互动做好准备,雷翁索说。积极和中性的梦可能有助于锻炼我们的社会认知和感知。他说:“在我们梦的世界中,我们很少是孤独的,所以这些梦能帮助我们练习社交。”

梦不具意义是讲不通的,因为它们在我们的演化史中一直存在,雷翁索说。动物们也会做梦,这不太可能是无缘无故出现的现象。其他专家认为,梦的广度如此之大,以至于定义它的作用和意义就像定义我们醒着时的思想的作用一样。

做梦就是思考,但与后者处于不同的大脑状态。梦的作用取决于你梦到的东西,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戴尔德丽·巴雷特(Deirdre Barrett)说,她是《睡眠委员会》(The Committee of Sleep)一书的作者。她指出,让我们在睡梦中感到痛苦的事情有许多是和我们清醒时一样的,比如人际关系、工作问题、希望和恐惧。梦是不同的,但梦的内容往往是相同的。

“大脑的视觉区域在梦境中更加活跃,情绪中心也是如此。虽然线性逻辑和语言领域被抑制,”巴雷特说,“但我们大多数的思想并非以语言为载体。我们用图像、简单的叙述和感性直觉思考。”

巴雷特说,梦可以解决许多我们清醒时遇到的诸多问题,但她并不同意它们只有一个或几个作用。“梦给我们提供新的思路,因为它们能帮助我们跳出常规,解决需要违背传统思维模式的问题。”她说。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有办法解决源于我们童年经历的问题,巴雷特说。但梦可以帮助我們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因为与习惯和习得性行为相关的前额叶皮层在我们做梦时活跃程度较低。

当梦境十分可怕时,你可能会自然而然地感到它们令人担忧。像创伤性噩梦这样的梦应该引起你的关注,这是一类更强烈的噩梦,可能会重演实际的创伤事件,并且特别暴力。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巴雷特说,这样的梦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关注,因为我们会惊醒,感到十分恐惧。

然而一般来说,人们往往比必要的程度更加关注自己的梦。梦见和独偶制伴侣以外的人发生一些性相关的行为是相对正常的。人们也可能梦见他们谋杀了某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是暴力的人。巴雷特说,大多数时候她会告诉来访者不要担心他们的梦,最普遍的就是那些涉及性或侵略行为的梦。

巴雷特说:“梦为可能隐喻我们自己的一部分的事物投下一张相当松散的关联网,但与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可能采取的任何行动都没有密切联系。”

虽然对你的梦加以关注并注意到一些经常出现的主题是值得的,但不必对梦中性相关的事件感到内疚。尽管如此,梦仍然可以让我们对生活中遇到的威胁和问题形成不同的视角。巴雷特说,我们晚上做的梦可以让我们以更“灵活”的方式思考,并为我们日常生活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找到新的解决方案。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