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L奖金寒酸 电竞产业正在面对哪些机遇和挑战

WE在4月底夺冠,多年积累,连战数月,150万元的奖金或许还不及PDD等知名主播的月收入。事实上,这种情况的起因并不是因为LPL的奖金寒酸,而是电竞这个新兴产业正处在一个尴尬和曙光并存的阶段。

在这个快速成长、试错的新阶段里,它开始在赛事体系方面拥抱传统体育,选择机遇和风险并存的地域化措施,在产业链上游发展学历教育,并通过与更多的业内、业外合作,探索更多的变现途径,衍生更细的产业岗位。当然,一切的基础,还得从老生常谈的产业链和用户说起。

经过幼年期的挣扎,电竞正逐渐从粗暴的资金+赛事模式里走出来,形成一条相对完整的新产业链,包括人才培养、赛事、内容制作、转播、明星经纪、衍生产品等多个环节。通过这根新链条,LPL在2016年收入15亿元人民币,主要来自于广告赞助和转播授权。

用户方面,2016年LPL赛事全年观赛人次约50亿,而15-16赛季腾讯NBA的赛事直播的总播放次数约为200亿,这是LPL的第6年,NBA的第70年。

从内容排布上看,LOL的赛事已经做到了高莉所讲的“24小时全天观赛”,在这种情况下,一场工作日14:00开始的LPL对局能在熊猫TV达到170万的观赛峰值,而凌晨3:00的海外对局也有近2万名观众。

这些以学生、新生代白领为主的年轻观众有着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他们热爱的娱乐方式,虽然其消费能力饱受质疑,但德玛西亚杯现场均价300元一张的票,确实被武汉的观众抢光了。拳头游戏中国团队负责人叶强生表示,凭借这种特性的用户资源,电竞赛事开始受到有获取年轻用户需求的广告商的青睐,如LPL和雪碧达成了长期合作,KPL和宝马达成合作,在未来,包括传统体育在内的,任何有益于电竞发展并能各取所需的合作伙伴都会有与LPL与电竞产业合作的可能。

算上近期公布赛事改制的LPL,已经有三款热门游戏的电竞赛事选择了联盟模式,其中包括腾讯英雄联盟的LPL和王者荣耀的KPL,以及暴雪电竞的守望先锋大联盟。此外,诸如NBA2K、FIFAOL也都采取了类似的模式,由于用户体量较小,暂且不谈。

LPL负责人金亦波表示,联盟化会使电竞赛事、品牌更稳固、更长久,是基于生态建设的一种选择。

这类联盟的宗旨是做大蛋糕,并形成规范的分食体系,让厂商之外的各方成员各取所需。其成员包括厂商、俱乐部、选手、赛事承办方、赞助商、直播平台、内容制作者等。通过组建联盟的方式,厂商通过“联盟主席”等中间机构统筹俱各方成员利益,疏通从选手培养、赛事举办到变现的多个产业链环节,通过更密切的合作,探索除转播权、广告赞助和衍生产品之外的更多的变现方式,如明星经纪、赛事IP衍生内容、周边等。

在刚刚起步的移动电竞领域,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联盟可以更合理地处理俱乐部、选手、厂商和赞助商之间的利益关系,虽然移动电竞并未进入商业化阶段,但通过对组织架构和生态的维护,可以给商业化做好铺垫。

随着LPL改制,地域化开始为人称道。金亦波称,让以往扎堆在上海的电竞俱乐部和垂直领域的公司散布到14个不同的城市,便于电竞文化、品牌影响力的拓展,也有利于地方赞助商的对接和提高用户黏性。

但与此同时,地域化策略也附带着政策和运营成本的双重问题。首先,IG战队能否代表北京,成为“北京IG”,需要地方政府的多维考量;其次,大到建新馆、拉新观众、招新的赞助商,小到主客场的往返机票,都是俱乐部和联盟在实现区域经营计划过程里需要面对的成本和运营困难。关于这种趋势,俱乐部管理层并未作出明确评价,有部分队员表示,目前对此并没有特殊的感触,只是担心舟车劳顿会影响比赛状态。

所谓造血能力,除了产业本身脱离游戏业务,独自盈利,也包括其对人才的吸收能力。

在人才环节上,为了满足用户的多元需求和产业规模扩张的需要,电竞已经在其垂直领域衍生出了多种新职业。传统的电竞行业职位主要包括赛事组织、运营、选手、主播、解说、内容制作、教练、俱乐部运营等,随着用户数量和赛事商业化途径的增加,更多需求催生了更细的分工。

在2017年,如电竞赛事数据分析、赛场coser、队员助理、选手经纪人等多个细分职业开始出现在招聘平台上,所属公司包括赛事承办、直播平台、俱乐部、内容制作等多个领域,主要地区集中在上海。

政策利好和市场需求使电竞学历教育在2016年末开始萌芽,在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进入高等教育补录之后,包括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北开华嘉、九城游戏学院等多家全日制专科、本科院校开设了电竞专业。

南广学院副院长严翔表示,电竞产业已经具备一定的市场规模,开设电竞专业,不仅是出于市场需求的考虑,对学院本身打造差异化、多元化的学科也有促进作用。北开华嘉电竞学院院长鄂新丽称,学校建设新学科需要经过缜密的规划,而成立电竞专业的初衷并不仅来自于对各项数据的看好,在立项之前,是多家电竞企业和赛事组织方上门咨询,将市场对电竞人才的需求传到了校方的耳边。

据介绍,这些高校多采用校企合作的方式,将电竞专业划入艺术设计系中,作为一个独立学科,培养贴近于产业人才,培养方向主要根据与学校对接的企业偏好而定。如中传与英雄互娱合作,主要培养方向为赛事数据分析、赛事组织;北开华嘉与乐视体育合作,主要培养方向为选手、赛事组织、教练、主播解说;九城游戏学院与多家游戏公司签订了“人才定制”合约,培养方向主要根据对接企业的需求而定,偏向于电竞内容制作、赛事组织方面。

目前,中传和南广学院计划招生的20人和40人已经招满,新生将在2017年9月开学,北开华嘉招生40余人,已于4月份开始上课。这些学生将根据不同的培养计划,接受通识教育和专业课学习,修满学校规定学分之后方可毕业,并由院方推荐工作。

从各个学院的招生效果来看,虽然学生咨询热情高涨,但因为学科发展本身无书可背,大多数家长对学生的就业前景仍保持怀疑态度。

通过阿里体育和亚奥理事会的合作,电竞项目正式作为2017阿什哈巴德室内武道运动会、2018雅加达亚运会和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比赛项目,目前已设FIFA2017、MOBA、RTS等竞技项目。

另一方面,虽然电竞已经成为一种大众娱乐方式,但距离真正的主流化还不近。关于电竞入奥,部分奥组委成员仍不看好,其中因素包括游戏本身生命周期、文化传承能力不确定、具体项目可能涉及个别公司的商业利益等。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认为,一些电子竞技项目实际上与“奥林匹克的规则与精神”是相悖的。

从一味吸食资本和游戏业的奶水,到初步独立,这个新兴产业和曾经的你我一样,正在经历它生命周期里,收获最多成长,和最多伤痕的阶段。它能否成为主流,找到成熟的商业模式,从青葱少年长成独当一面的社会菁英呢?至少从已有的事实来看,电竞似乎要比同期兴起的AR、VR靠谱儿得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