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川情史:前妻出身高干家庭 曾恋秦岚

4月10日,导演陆川与央视女主播陆川被曝领证结婚。据《全民星探》报道,导演陆川交过两位明星女友,分别是汤灿、秦岚。而陆川还是毛头小伙时就曾有过一段婚史。胡蝶是陆川的第二任妻子,陆川的前妻姓张,二人于部

4月10日,导演陆川与央视女主播陆川被曝领证结婚。据《全民星探》报道,导演陆川交过两位明星女友,分别是汤灿秦岚。而陆川还是毛头小伙时就曾有过一段婚史。胡蝶是陆川的第二任妻子,陆川的前妻姓张,二人于部队相识相恋,《可可西里》拍摄完成后便离婚,其前妻出身部队高干家庭,离婚后也曾一度想从事影视行业,但发展非常不顺。

因为拍摄《南京!南京!》,导演陆川和片中的三个美貌女演员都传出了绯闻:扮演女教师的高圆圆、扮演唐秘书夫人的秦岚和以及“”一角的饰演者江一燕。

直到一组停车场激吻照被人放上网络,绯闻背后的真相被揭晓,原来有“私情”的女主角是“唐夫人”秦岚。策划人闫然透露:两人在影片后期制作时确定“恋爱”关系。

2013年二人传出分手消息,有传闻称是因为女星张静初插足。2014年4月,秦岚首度开口承认已经分手。此外秦岚还表示现在彼此的状态都挺好的,虽然两人已经很久没有再联系,不过就算再见面也会和之前一样,可以大方的打招呼。当记者再次追问是否因为有小三才导致分手时,秦岚表示:“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千万不要把两个人的事情变成三个人的事情,其实都没有任何的关系,也没有任何的小三,这样的说法对其他人都不公平,不要去伤害其他无辜的人。”此话也似乎在帮一直盛是小三的张静初“脱罪”了。

滨州市铁路局局长马景泽调研走访驻村“”工作情况(组图)

(张鹏 通讯员 吴德全)近日,滨州市铁路局党组书记、局长马景泽一行到金阳街道办事处西边村实地调研,并看望派驻该村的“”。阳信县副县长张新国陪同调研。

在西边村村委会议室召开的座谈会上,马景泽局长听取了“”驻村工作开展情况汇报,与村负责人及党员群众深入沟通,详细了解了村里的农业生产、农民收入、产业结构及扶贫工作开展等情况。金阳街道党工委书记吕宝平详细介绍了金阳街道办事处的近期工作开展情况,AAA万亩梨园风景区基础配套设施的建设和“吃住行游购娱”六位一体田园综合体生态旅游区的规划设计情况、小商品城创建以及“金阳模式”节水灌溉系统的推广应用情况。

在听取汇报后,马景泽局长表示,着力办好群众关切的民生实事是“”的主要职责任务。“”要结合村情特点,主动作为,找准发力点;要尊重群众意愿,顺应群众需求,发挥党员作用,积极引导群众开拓致富路。同时,明确表态,作为包村单位将发挥部门优势,加大支持力度,切实为帮包村解决村内的实际问题,确保驻村帮扶目标顺利实现。

调研期间,马景泽局长一行走访慰问了部分生活困难党员群众,并对村内基础设施改造和美丽乡村建设进行了调研考察,提出了指导意见。

江姐、小萝卜头这些《红岩》中的人物你还记得吗

我对《红岩》情有独钟,不但拥有不同年代的三个不同版本(最早的一本是1980年我读初中时参加作文比赛的奖品),更是从头到尾细读过十数遍,现在还对书中的人物、场景如数家珍。1998年5月,我还专门抽时间走进了千里之外的重庆市西北郊歌乐山烈士陵园,学习“愿以我血献厚土,换得神州永太平”的红岩革命烈士精神。

我对《红岩》情有独钟,不但拥有不同年代的三个不同版本(最早的一本是1980年我读初中时参加作文比赛的奖品),更是从头到尾细读过十数遍,现在还对书中的人物、场景如数家珍。1998年5月,我还专门抽时间走进了千里之外的重庆市西北郊歌乐山烈士陵园,学习“愿以我血献厚土,换得神州永太平”的红岩革命烈士精神。

在此书中,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人物是江姐,她是一位真正顶天立地的英雄。她无比坚强,对党忠诚,置生死于度外。当她发现自己的丈夫彭松涛的人头被敌人高挂城头时,不像普通女性一样面对残酷的现实立刻变得不堪一击,而是强忍悲痛擦干泪水。见到纵队司令员“双枪老太婆”后,坚决要求到丈夫生前战斗的地方工作。当敌人严刑拷问她时,她始终不透露党的半点秘密:“你们可以打断我的手,杀我的头,要组织是没有的。”敌人用竹签扎她的指缝,她坚强地说:“毒刑拷打是太小的考验,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员的意志是钢铁。”英雄的江姐也是美丽的,她在渣滓洞监狱里,穿着蓝色的旗袍,以干净而又苍白的面容从容与敌斗争,甚至在最后临刑前也劝大家不要哭泣。她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激励着狱中的其他革命志士,彰显了“从来壮烈不贪生,许党为民万事轻”的精神。

最令我难忘的是许云峰将要被特务秘密处决前的那段描写:死亡,对于一个革命者,是多么无用的威胁。他神色自若,蹒跚着移动脚步,拖着锈蚀的铁镣,不再回顾站立两旁的特务,径自跨过石阶,向敞开的地窖铁门走去。他站在高高的石阶上,忽然回过头来,面对跟随在后的特务匪徒,朗声命令道:“走!前面带路。”什么叫“献身革命无反顾、坚持真理死如归”?这段描写作了最好的诠释。

最让我心痛无比的是狱中的那个小男孩,他长着大而有神的眼睛,因为营养不良而显得又瘦又高,被狱友们怜爱地叫作“小萝卜头”。“小萝卜头”虽小,但并不惧怕敌人,他不但为受伤的同志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而且还担负着为狱友们送信的光荣任务。然而恶魔般的特务在革命胜利前夕也残忍地杀害了他。

最让我感动的是革命志士们为准备迎接和庆祝胜利,在狱中悄悄缝制了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这不是虚构的,而是确有其事。1949年10月1日,同志在升起了那面举世瞩目的五星红旗,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可当时,共和国的西南部还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在重庆“中美合作所”白公馆监狱中,罗广斌同志与陈然同志、刘国志同志、丁地平同志,满怀胜利的喜悦,用一床红色的被面和几个纸剪的五角星做成了一面红旗,做好后藏在牢房的地板下。罗广斌同志还执笔代表难友们写了一首诗,题为《我们也有一面红旗》。可惜,这面红旗却未能打出去。在胜利的前夜,除罗广斌同志脱险外,其余三位都含恨饮弹英勇牺牲,烈士的热血染红了鲜艳的五星红旗。

《红岩》中的人物一个个栩栩如生,细节更是惊心动魄,场景也让人如临其境,每读一次都让我情感奔腾,感慨万千。小说中的江姐、许云峰等人物都是当时那些革命先烈的缩影,正是这些先烈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为我们铺就了通往今天的幸福之路。如今,在阳光下成长的青年官兵,又将怎样去接过先辈们的旗帜,在改革强军的大好形势下奋勇向前呢?这确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认真思考。